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中国启蒙运动的断想  

2007-11-10 11: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待中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以来的启蒙,不能简单化地全盘接受或全盘否定。

启蒙有一个启谁的蒙的问题,这也是启蒙次序的问题。启蒙应该先启自己的蒙,再启别人的蒙。中国五四以降的“启蒙思想家”基本忽视了第一个方面。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努力,不思考,不提升,而是说他们的思考中存在盲点,他们对于欧陆启蒙时所彰扬的主体性和人性等有意无意地视而不见,而对于启蒙的目标、武器也缺乏一个清醒的认识,他们从而没有来得及真正反思启蒙后的生活是不是可欲的、值得向往的生活。

因此,虽然他们都注意到辛亥革命并没有导致社会的根本变革,虽然鲁迅等也提出了“娜拉走后怎么办”的问题,但他们最终还是没明白启蒙的内在理据何在。他们片面强调了启蒙的社会意义,而忽视了支撑社会意义的个体性问题。正因为“启自己的蒙”这一方面的阙如,所以鲁迅的《阿Q正传》就陷入了启蒙的困境:他将所体察到的国民个体的劣根性典型化和一般化为一种阿Q形象,却忽视了阿Q内在的个体化的生命意义所具有的生动性和差异性,所以阿Q只能是脸谱化的,对待阿Q也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最终的结果是让启蒙者本人也陷入绝望。

启蒙的本质就是不要盲从外在权威,以树立新的独立的自我,但由于没有注意到这个方面,由于没有对自身精神层面的省思和对理性生活本身的关照,所以启蒙思想家当然也就无法找到阿Q这样的国民据以独立或拯救的方向。中国启蒙者的最大问题因而就是:在轰轰烈烈的时代变局面前,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忽视了那个本来是大写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