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回复:和学生在一起,是大学老师的幸福所在  

2007-12-02 14: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主持的“西北政法大学”搜吧上,有学生对我的《比较法》课程及科研情况提出了良好的建议,让我非常感动和感谢。这两位学生一位希望我在讲述西方国家的法律制度时,多注意挖掘和介绍中国传统法律制度的精髓;一个希望我今后在科研时不要旁骛太多。和学生在一起,是大学老师的幸福所在。下面将我对他们的两段回复贴上:

第一个回复

谢谢你的宝贵的建议。的确,我现在已经深刻体会到,教师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业,学生永远是促使教师不断读书,不断思考,不断改进教学方式的无穷动力。也只有在这样的教学活动中,我才深刻体会到自己知识的欠缺,知道自己必须不断更新和充实自己的知识。

从你的文字中我猜测你可能是选修我的比较法课程的学生。这学期的比较法,为了让课程更加深入,我有意地缩小了授课国家的范围,目前还主要限于对英美法律制度的梳理(而不仅仅是介绍),我的目标恰好是为了不仅限于对那些好的法律制度的溢美之词,而是让大家更深刻的理解一种制度之所以成型和良性发展的内在原因。只有这样,我们的借鉴才是有意义的和可行的。

你所说的中国制度史的内容,我的确对这方面有很大的知识结构上的缺陷,需要好好补课。但我想你可能存在一些误会:首先,既然是外国法律制度的课程,我必然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梳理其来龙去脉上,而很少顾及(而且我也不赞同过于匆忙地涉及)与中国法律制度的比较。但即便如此,我也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进行一些反思性的比较研究,并将思考的结论反映在课堂。比如就美国费城制宪与中国五四宪法的制定,我记得就专门花了两堂课的时间进行比较讲述。当然我明白那是远远不够的。但课时有限,或许也只能如此了;其次,其实我也在自觉地挖掘中国目前法治建设的本土资源,思考中国的治理传统,而且也有了一些心得。这方面的思考主要体现在我的另外一门课《法律与文学》上,在那里我梳理了中国教化及文学治理的传统,尤其专门和学生探讨了从新文化五四到延安整风再到文*革的中国整个治理方式的发展和转型。虽然那样的思考也有很大欠缺,但毕竟是自觉作出这样的学术努力的一个步骤,我相信今后还会长期关注,并将视野扩展到中国的传统社会。也正是在那门课上,我对你提到的毛所谓“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国情的结合”专门进行过严肃的反省。

接下来就要涉及到你所说的一个结论了。你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一个制度能发挥这么久的作用,我不认为就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你并说道美国法律制度(比如律师制度)也存在诸多缺陷,所有这些我都赞同。我也从来不会说中国制度一无是处的话,同时在思考美国的法律制度时,我也常常提醒大家那个制度本身的缺陷及不可复制性,比如上节课在讲述美国的司法审查制度时,我记得就强调过该制度的一些困境,以及该制度所带来的或好或坏的实际后果。但这些具体的结论,无论对你还是对我,都是可以修补完善的。我要强调的重点并不在这里。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既然是学术性的思考,我们在对一个国家的制度,尤其是中国法治的未来进行思考的时候,重点就不是死抓住制度的某个枝节方面的好坏,也不是片面移植别的国家的法律制度,而是要充分考虑到制度的成因,制度传统所决定的未来的路径,别的国家的制度的复杂性,而且在这样的基础上,更要考虑到中国制度未来努力的方向感,看到其作为文明的一种必然性。比如我就坚持认为,正是基于对中国长期以来制度传统的思考,所以民主和法治本身无论存在什么缺陷,但毕竟是目前人类制度中较好的一种,也是中国未来发展必须靠近的目标。具体的论证我们可以再展开,但我正是这一出发点切入对国外法律制度的思考的,也从而切入了对中国法律制度的研究。

非常感谢你的提醒和建议,我今后会更加努力地增进自己的知识,对中外法律制度进行更加深入完善的论证和思考。让我们共同进步!

第二个回复:

感谢“帝国卫士”的建议啊。你的建议看上去和“紫上”的建议似乎有些相反,一个建议我再多关注些领域,另一个认为我最好专攻一项。

都是对我的鞭策。我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首先,我还太年轻,博士毕业才两年,要出什么专著,实在不敢。不过,或许明年我会将自己的博士论文出书,估计是北大出版社。要不是为了什么鸟职称和生存之类,我宁愿再过二十年才出本书。中国现在出了那么多法律专著,有几本是像样的呢?有几本你们在五年十年后还会看呢?绝大部分都是制造文字垃圾而已。人一生有一两本书足够了。所以,能不出专著,就尽量不出专著,这是我的原则。

其次,我对自己的文章到现在还没有满意的。但你说我“关注的东西太多”,我倒是觉得不是什么问题,我时时觉得自己关注的东西还太少了。一方面的确是求知欲望和随兴而为所至,另一方面我深深感觉,所谓的精深一定要建立在博学的基础上。问题并不是对社会科学各领域是否涉猎,而是在于在掌握更多知识的基础上,如何打通知识和运用知识,如何用所学的知识来分析中国社会的问题。而这后一个方面,我现在显然还存在太多的欠缺。

第三,我对什么是好文章的看法:在我看来,好的文章就是能把问题说清楚,能解决问题的文章。而不在于你引用了多少吓人的文献、理论和和大词,也不在于你的文章到底有多长, 更不在于你在文章里显示自己多么有才,有才的人多了去了。所以,我更喜欢像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中那样的短小精干的文章,诺贝尔经济学奖科斯不也是靠两篇小文章问鼎的吗?这方面当然受到我的导师的一定影响。总之,好文章的标准就是是否有洞察力,论证的是否有力,是否能在所涉及的问题上说服读者,给读者一些思考,是否具有真正的关怀。

而且,作为法律人,我觉得有时候要通过自己的行动做出一些示范,即我们学习法律的目的,是为了对中国实现民主法治有所帮助。所以我改变上课方式,开设这样的网上讨论,目的就是要证明法律的真谛就是捍卫权利,大学教育就是要师生平等交流和探讨。大学不是官僚机构,而是自由的土壤,等等。这方面的努力也许非常弱小,但我相信是有价值的。这样的努力甚至比所谓的著作等身更加重要。

让我们都不要着急,都慢慢来。关键在于读书的乐趣,关键在于我们互相启发,关键在于师生共同以课堂等为契机,共同探讨未知的领域。

谢谢啦!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