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大学辅导员制度存废的争论(整理版)  

2007-12-25 13: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在搜吧上就西北政法大学的辅导员制度是否应该取消而作的一些辩论,现整理理如下:
 
感谢某某,你以自己亲身的经历让大家了解到辅导员本身的甘苦。你指出必须对事实有比较充分的了解,才能做出结论,我完全赞同。这也是公开辩论的好处:公开辩论也是了解事实的一个过程,它可以促使大家在坚持自己立场的同时,根据别人的观点和理由,时时对自己的观点进行反省和修正。不知你注意到没有,我自己在前面的观点,也有一个逐渐修正的过程。我先鲜明提出废除辅导员制度,让年轻教师或研究生兼任辅导员;后来又退而提出了供大家进一步思考(包括进一步调查)的一些问题,看看在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调查的基础上,能否把废除辅导员制度作为一种可行的方案。这些问题包括:
第一,中国大学辅导员主要履行的是什么功能?比如作为学生和学校联系的中介,入党、评优、组织集体活动等等?第二,接下来就要思考,假如没有辅导员这一设置,以上那些功能和活动是不是就无法开展?有没有别的代替?比如直接由学生干部来和学校院系沟通是否可能?或者由研究生或青年教师兼职是否可行?辅导员的这些工作是不是能占据太多的时间?第三,还应该思考的是,对比国外的辅导员制度,我们的辅导员是否真正做到了为学生的成长、就业等提供了适当的心理咨询和其他服务?我们目前的辅导员的职能中还存在哪些欠缺?现有的辅导员体系能满足这一需要吗?第四,辅导员这一设置,在目前的高校体制下,是不是已经对学校的风气造成了败坏?比如辅导员由于往往都是本科留校,心理上的不平衡和在大学体制中的边缘地位是不是会带来工作上的偏见?辅导员是不是已经成为压制学生而不是鼓励学生注重学术和民主的力量?辅导员宣扬的官本位、请客送礼等“腐败”和人情世故,对学生的健康成长会产生多大的负面影响?等等。
    就我提出的兼任辅导员的设想,也是有依据的,那就是国外和全国许多高校都有兼任辅导员的制度设置,而且效果不错。比如北大的辅导员(或班主任)中,“有80%来源于专业教师,其中具有副高以上职称的占到50%以上。这些教师把对学生的指导、服务与管理和自己的学术研究结合起来,对学生产生了良好的教育效果。”(来源于《人民日报》网络版)。至于你说我愿不愿意兼任辅导员,我真的是求之不得的。只要学校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肯定想当当班主任或辅导员。这是真心话。
    当然,你说到了辅导员的许多工作的繁杂细微,包括牺牲节假日的辛苦投入,这种敬业精神的确值得尊重。这对兼职辅导员的精力的确是一种挑战。但我认为兼职辅导员的尝试恰好可以反思和纠正我们对辅导员工作的定位。而我之所以强调尝试兼职辅导员,目的也就是要看看能否借此实现学生工作的理顺和分流,而不是如你所揭示的那样眉毛胡子一把抓,当然也不是非要和每个学生都进行一对一的谈话。只有这样,才能尝试做到为学生提供专业化的服务,而不仅仅是从自己的立场和利益考虑问题。辅导员这一制度,最大的理念其实就是要推动学生实现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需要注意,作为专职辅导员,除了在大学体制里明显被“边缘化”的自身利益外很难再有别的利益;而如果是由教师兼职,则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具备一些超越自身利益的思考方式。我认为这是好事情。
    我想对你说,我提出废除辅导员制度的主张,根本出发点恰好是为着那么多勤勉工作的辅导员考虑的,而且,我也接触过不少非常受学生欢迎的、年轻有作为、而且对学术本身也充满热情的辅导员,而且其中也有不少辅导员主张取消这种制度。可我认为,正是辅导员这种制度设置,让许多辅导员在政法的地位有边缘化的危险,使他们往往在付出青春之后而无所收获。我要求废除的是“辅导员制度本身”,而不是抹煞其中的辅导员个人让人尊重的精神和业绩。正如你也承认,“在现有体制下,它已经演变成了一种畸形”。我向来主张在辩论时就事论事,互相尊重,而不要人身攻击,仔细再看我前面提出的商榷问题,包括辅导员身上可能存在的边缘地位导致对学校的偏见、因为利益问题导致的对学生权利的压制、必须在夹缝中生存而不可避免的“腐败”和宣扬人情世故等,在现有体制下,的确都不是个别现象。而这种现象的出现,恰好是你所说的“畸变”的结果,辅导员从“思想政治”的辅导工作演变为各种工作一把抓。即使我的判断有错,我的语气毕竟是商榷性的,在事实面前,都是可以改变的,包括改变我有些不尊重对方的设问方式。
    当然,你提出的许多问题,对我们作为从事学术教学的一线教师来说,也是触动。一所真正的大学就需要不同系统的教工人员互相沟通、为敬业工作而良性竞争。教师也好,辅导员也好,干的都是良心活。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作为敬业的教师,要想把课上好,把科研做好,照样一天非工作十几个小时以上不可。这对于我来说已经非常正常的事情,哪有什么逛街的时间。我这样说,只是表明,虽然我们都很敬业,但有些制度问题,更需要我们去关注和思考。既然我们的教学方式和制度都在不断要求改革,那么,作为直接面对学生的另一个制度——辅导员制度,也当然需要有所变革,寻找更好的方式和出路。
    还得感谢你的是,你的回应还对我的学术思考、教学及研究思路都有进一步的警醒。我们应当把学校的事务学术化,不懈进行理性严肃的讨论和批判,并注重调查研究,有理有据。正是在你的提醒下,我希望在自己下学期开的法社会学的课程上,能够分配不同的学生,三四个人一组,研究一些专题,作系统的调查、统计和访谈,比如专门有研究辅导员制度的、专门研究一线教师队伍的、专门研究学校各级领导工作方式的、专门研究学生社团的,等等。要求大家在经过课堂上比较规范的法社会学训练后,进行广泛深入的研究,用事实、数据的分析说话。
    欢迎大家,无论是学生、教师还是领导,对我的言行多多提出批判性意见。你们指出我的错误,就是在帮助我取得进步。能听到不同的意见,真的是一种福分。而你作为(曾经的)辅导员,能够义正词严地站出来,对自己及同行的工作进行捍卫,我表示钦佩。不过,在维护自身的基础上,我们更应该有勇气对自己所依托的这个制度的利弊作出客观的评判。我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活得更有尊严。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