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请大家关注地方高校问题:西北政法分房事件及其他(之九)  

2007-07-12 18: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明分房方案本身就是校领导决定的,但从来不把教代会当回事的校领导这次还搬出教代会来说事。于是反驳如下:
 

    回应关于“只要教代会通过,就是合法,就不可更改,就不容博士们发牢骚”的荒唐说法如下:

    谢谢你提到这一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涉及到大家对于大学民主和自治的根本看法,也涉及到这次博士们对分房方案的质疑是否合法的问题,当然也就涉及到西北政法的根本希望所在。

    首先询问一下:你认为本校这么多年,重大的事情是否都是通过教代会?教代会是不是只是一个形态虚设的装潢,仅仅是一件外衣?比如把“宪法顶个球”说拆就拆了,你认为这件事重不重要?分房方案真的是教代会制定的?

    其次,你既然说是国家规定,那我们就看看法律中关于教代会的地位问题:《教育法》第三十条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通过以教师为主体的教职工代表大会等组织形式,保障教职工参与民主管理和监督。”《高等教育法》第四十三条规定:“高等学校通过以教师为主体的教职工代表大会等组织形式,依法保障教职工参与民主管理和监督,维护教职工合法权益。”

    请一定注意:这两部法律都规定教代会只是教职工参与学校民主管理、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形式之一,而不是唯一(注意其中的“等组织形式”的规定);其次,不能简单将教代会比附于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最高地位可是宪法明确规定的,但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教代会在高校的管理和日常运作中具有最高地位;事实上,从中外高校的历史看,决定高校最高事务的往往不是教代会,而是学校董事会或教授委员会或者学生(教师)的自治组织。

    所以你的说法“只要教职工代表大会通过就是合法的,无须再经任何人通过,更无须博士们通过。”显然是对法律规定的曲解。

    第三,教代会本身组成的合法性问题,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是怎么回事。教代会的代表性如何体现?关键不是教代会中有没有博士学位的人参加,而是这种选举程序是如何举行。我在政法呆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想参加教代会,但从来都不知如何参与选举教师代表。假如一个没有被选举为代表的平民教师在教代会上要求发言,你是否认为他就没有资格?如果没有,那你的逻辑就有问题了,自己的代理人居然剥夺自己说话的权利,似乎不大正常吧?还有教代会在讨论过程中是不是进行了充分讨论,是不是尊重了每一个人的建议?你能告诉大家吗?

    第四,即使我们认为教代会的决议都具有重要地位,问题是,如果教代会之间的决定彼此冲突,到底该依哪一个?校方是否应该就此出面对大家做出权威“法律解释”?事实上,此次分房方案本身就和以前的教代会制定的事关学校发展的基本方针路线相违背。要知道,我们的基本理念可是要以教学科研为重,要人才强校啊!而且,作为根本理念,它应该具有学校的根本法的地位和作用,其他任何具体方案和政策都不能与此相违背,分房方案既然置教学科研为不顾,按官职和年限排位,其本身既然就是知法犯法,那么是不是应该质疑?此外,学校的人才引进政策是不是教代会讨论通过的?其中明白写的给博士的三室一厅的房子是不是也该违背?启动学校盖博士楼是不是教代会通过的,当时以博士名义立项是不是应该违背?  

    第五,更重要的是,教代会讨论的事情只是具有一般重要性。当教代会制定的方案本身已经使学校陷入紧急状态和公共危机,已经影响到学校的根本发展时,难道还要禁止就这样的“灾难”方案进行讨论吗?在这个时刻,为了拯救学校于危难之中,显然有必要畅通民主渠道,使大家对分房方案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提出公开质疑,校方做出公开回应,否则学校将陷入无序混乱,将没有任何希望。我这样说并非危言耸听,不信大家就走着瞧。在这种情况下,“恶法非法”,显然还以教代会为借口来主张方案的合法性,已经没有任何根据。学校不对此做出解释,其实本身就是反民主的做法,是无视民主声音的做法,愧对众多政法校友啊。

    第六,还需要注意,此次分房方案本身并不是普遍的立法,由教代会通过显然不是一个最适当的民主方式。比如,北京市出租汽车的票价上涨,是不是也要通过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根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理应启动另一种民主程序,比如听证程序,由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决策者,就方案本身的实质内容进行充分协商。比如出租汽车涨价,就应该有政府部门、出租汽车公司代表、出租车司机、消费者、石油公司等一起听证,这样的方案制定出来后才是令人信服的。同理,针对13号楼的分配方案,应该有学校决策领导、房屋管理部门,所有认为自己有资格分房的利益团体,坐在一起,从各自立场出发进行充分的协商听证才是合法的。我这样说并不是认为完全否认教代会的合法地位,而是说教代会本身是有许多不足的。既然这一方案已经造成这样的烂摊子,为了最大限度弥补学校的危机,最好还是进行一次公开的商谈会,我们并没有说一定要改方案啊。只要你经过合法讨论说服我们,我们当然是双手赞同的,这样反而有利于巩固学校领导的权威。

    第七,你认为教代会“民主”决策具有终局性和不可更改性,其实包含着某种对民主的误解。民主的一个好处就在于它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决定是永远正确的,民主决策的过程必须经过充分讨论,以便让那些利益可能受到损害者都有充分的表达自己的机会;在民主决策后,还必须保持一种讨论的开放性,以便为今后的决策留下改正的空间。所以民主永远是讲理的、是动态的,这样才可能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否则民主也就成为专制了。更何况,对于代表制决议本身的正当性,现今的民主理论已经有很多研究,其主要结论之一就是:民主代表并不是意味着多数决,民主更应该保护弱势群体和少数者的利益,因为每个人在这个事件上是强势,在那个事情上可能就成为弱势。尊重少数恰好体现了对于人本身的尊重。仅仅认为多数的决定就是正确的不可更改的,其实往往会导致认为现有的既得利益和偏见就是给定的、当然的、不可论证的。其以集体决策为基础,反而从根本上接受甚至强化了现有的权力和利益分配格局。此次分房反映出来的这种有房者还能住上更好的房子,而没房者永远没有房子,就是这种近乎强盗的逻辑的翻版,是民主伪装下的对青年教师利益的剥夺,是对大学理念本身的亵渎。  

    第八,最后再强调一下,民主一定是多元的。就拿高校来说,我们有教代会,但还有课堂、还有各种学生社团、还有合法商议的诉求、还有各种刊物媒体,还有网络,这些东西在一定时期都会而且应当成为民主表达和民主参与的渠道,而且是谁也压制不了的。就教代会本身而言,你还得注意,教代会不过是代理机构,在教代会背后是人民的利益,是教师的利益,教代会也不能违背教师的意愿,也不能违背大学的根本重心。只有坚持这样的开放心态,西北政法才是有希望和有活力的。

    此次教代会的分房方案既然在程序和实体上都存在上述如此严重的问题,所以你认为教代会的决定就是不可更改的,博士们就不能对此发牢骚,看来是一种专断的说法。

    最后,你认为“博士楼”的说法不合法,还是找到法律依据后我们再辩论。至于高校增加博士比例,从整体上讲是好事还是坏事,也是可以深入辩论的课题。就我本人的观察,我认为目前中国高校强调博士比例,一定是利大于弊的,尤其是对于西北政法这样的人才严重缺乏的学校。学历的确和学术不能成比例,但这只是个别情况而言,对于整体学术的推进来说,我想没有人敢否定,尤其是我们的校级领导们敢否定博士学位的教师对于学校评估、升大、升博的贡献。我想这是起码的常识。如果你一定要举出一些低学历高水平的例子,你举一个,我便可以给你举十个既是高学历又是高水平的例子。更何况,还是我在主题贴中说的那句话,就西北政法这样的治校理念,还想引进什么学术带头人之类的人才,还想像你说的那样引进低学历高水平的人才,我看是做梦。有本事学校也像厦大引进个专科生谢泳看看?也像当年的北大那样引进小学生梁漱溟看看?也像当年的北大那样引进个革命党的刺头并且也没有学位的陈独秀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