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请大家关注地方高校问题:西北政法分房事件及其他(之十二)  

2007-07-16 17: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围绕西北政法是不是培养一流人才(主要指青年教师成长)的地方展开了热烈的辩论。其中尤其提到了德高望重的赵馥洁老师。
 
先有教师指出:
估计明天就要公布第二榜了,博士们做好下一步博弈的准备了吗?如果二榜出来,博士们的名字不见了,你们将如何行动?真的会选择走吗?或者甘于在西北政法做个妄自尊大的假人才或伪人才?如果你是真人才,想来个“珠混鱼目”的话,“混”一段时间,珍珠也就变成鱼目了!你是珍珠还是鱼目,取决于环境,人才最重要的环境就是体制、机制和领导的素质了。西北政法在这三个方面都堪称全国最差,最起码是很差!!!所以西北政法究竟是培养人才呢,还是摧毁人才呢?大家不妨根据它的情况,给它做个答案。校友们的卓越大都是在离开学校卓越,学术精英也大多是在离开学校后被珍珠承认。西北政法可能就是个培育学术精英的浅滩。刚开始的时候,它混乱无序的管理可以为你提供必要的自由,等到一定阶段之后,它的浅滩就不能继续为优秀人才的成长提供养料,要想继续成长,你就不得不选择离开!!!!!深海鱼类只能在浅滩孵化,而不能在浅滩成熟,学术精英可以在西北政法开始成长,但成长为精英则必须在离开西北政法之后。这也许是西北政法特殊的教育规律吧!西北政法的遗传就是这样的。
 
于是有教师反驳道:
西北政法的遗传就是这样的。是这样吗?是出去之后才有名气?还是成名之后才离开政法的?赵世义老师、刘作翔老师、葛洪义老师,是在政法成名的,还是在出去之后成名的,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吧。我支持三朵云老师为权利而斗争的诉求,但不愿否定基本事实,授人以柄。政法实力日益不济,可以说与大家都有关系。领导有领导的责任,教师有教师的责任,行政人员由行政人员的责任,所有人都难辞其咎!这次教学评估,不能说全是教师的功劳!是深海鱼类,还是浅滩泥鳅,起决定作用的是自己!赵馥洁老师、严存生老师、刘进田老师等兢兢业业的老师,他们也是出去之后才成为优秀学者的吗?
 
第一位教师继续对此质疑道:
这位同志的话是不是有道理呢?我认为是没有道理的?本来讨论问题不需要提那些老师的名字,因为他们有的现在还是西北政法的老师,有的已经不是西北政法的老师。还在学校的老师中,赵馥洁确实是西北政法的招牌教授,其他人大概还不能算是招牌,包括校长都不是。但120楼的同志已经指出如赵馥洁这样的教授如果不在西法大,而是在师大,交大,或北京、上海等地的高校,他将是一个真正有国际影响的大学者,其学问完全可以比现在高很多倍。我们当然不必追问赵老师有没有后悔一直呆在西法大,有没有抱怨学校的学科歧视,但其与国内著名的品牌大学者比较,自己是不是抱怨过,后悔过。至于离开西法大的那些老师,他们的成就主要是在政法取得的吗,还是主要在外面游学获得的?他们为什么最终没有留在西法大继续发展,而选择了出走呢?难道不是西法大的环境不适合大学者继续发展?换句话说,学校给赵老师一个人配备的工作条件,其他教师能享有吗?不能吧!这是为什么?学校一方面显然在收买或安慰赵老师,另一方面是做重人才之秀。留在西北政法继续发展的人,到了一定的阶段,就必须离开谋更高的发展,因为浅滩养不住深水鱼。包括校长在内的教授大多是浅滩泥鳅,少数是潜水小龙,入药发展成深海巨龙,不离开是不可能的了。
 
对方再次反驳:
有一句名言“山不在多高,有仙则灵。水不在多深,有鱼则明。” 赵馥洁老师作学问的名气与学术地位在国内外算不上一流也差不多,就政法外流的所谓博士生或目前还不算入流的名教授在这些方面怎能与赵老师相提并论?!法学院的院长就能代表学术名气?葛洪义在政法时行政职务已经是正处了(法研所所长)。至于把学校给赵老师的待遇说成是“收买或安慰”,这恐怕不妥吧,显然有挑拨和挑逗之嫌。要说收买,引进博士生的物质条件不是用来收买博士的吗?只可惜学校领导与博士们不知是不懂法还是当时各有所图,学校做下了不履行签约、博士们在没有“兑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情况下就把自己卖给了政法。从法律的角度看,没有书面的东西在打官司时就应该属于没有证据吧,法律博士们,对不对?
 
对此的回答如下:
如果赵老师在北京,或者在师大,他的成就何止如此呢?楼上的朋友你说呢!至于说一流,前面那位朋友也是承认的,不过总不如武汉大学的萧某和中山大学的李某、社科院的方某等吧。我们都得承认赵老师的学问在西北政法是一流的,甚至也可以在承认赵老师在西北地区是一流的,但真正在全国,比赵老师名望大的学者太多了。我个人相信,如果赵老师不是在政法的话,他的学问一定比现在好许多倍,他的学术地位一定比现在高许多倍。
 
我也出来说了说:

赵馥洁老师的学问没的说,是我非常景仰的一个老师。更值得尊敬的是他的独立的人格魅力,他曾弃学校党委书记的职位如薄履,毅然回到自己的书房。不仅我们年轻人要虚心学习赵老师的高风亮节的人格风度,我们的居庙堂之高的领导们更应该好好学习。中央政治局的九大常委每年都还要组织起来,认真听好多次专家的报告呢。  

问题是政法像赵老师这样的人太少,少得可怜。我在“论持久战”中说,我们的目标是那些糟蹋政法的领导们,全体认真治学敬业工作的教职员工都是令人尊重的,都要团结起来。不要被别人乘机挑起教师们和职工们的矛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