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请大家关注地方高校问题:西北政法分房事件及其他(之二十一)  

2007-08-03 19: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学生的评论及其疑问:

    原来只是听说政法“博士门”事件,并不知道的这么详细,能把这件事情搬出来,引出这么大的讨论,佩服楼主的勇气。

    想来也有些搞笑,说来就是件不大的民事纠纷,在民主法治的氛围里,完全可以摆在桌面上,大家面对面的解决问题啊,对知识分子来说没有什么东西不能拿出来讨论的嘛。但在政法当前的环境下,还得以一种非常规的方式,弄到互联网上,引发个讨论,才可能有些解决问题的契机出现,楼主还能落下个有“勇气”的名声,嘿嘿。尤其是这种事出在“西法大”,讽刺意味还是有一些的。

    说来西北政法确实是存在很多问题,而且很多问题不是存在一天两天了,大有积贫积弱之势。以我现在的能力提不出什么关于制度问题具体的建设性意见,但我也知道制度的变革绝非一人之力,一日之功。不过总有人第一个站出来了。“话语权”这个东西还真是重要,想来大家都在提倡“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逊言”的人治社会呆久了,尤其是“肉食者”们,“话语权”掌控的时间太久了,也就不太习惯民主的氛围了,解决问题的思路,也拗不出老路子来,呵呵。

    习惯的力量真是有够可怕,就像《肖申克的的救赎》里面的一句话:制度,最初你厌恶它,然后适应它,最后离不开它……

    结合此事,有两个问题要向楼主请教:

    第一, 楼主怎么看待我校当前乃至中国社会的“话语权”与民主问题?

    第二, 在中西文化有着冰炭不容(个人理解)的差异的情况下,民主的本土化问题,楼主怎么看?(若能结合楼主常提的“校园政治”问题予以分析则更佳)

盼答。

 

我对这位学生的回答如下:

    这样的学生真是优秀!看到这样的帖子,看谁还敢小瞧我们的学生,还敢处处对学生不恭!

    是啊,几天之内,这个讨论就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一方面对我这种学习法律,而且不断提倡要“渐进改良”的法律人来说的确是一种莫大的反讽;但另一方面不也说明西北政法的确积累了太多的问题,这样的制度确有必要有所改进吗?

    正如你所说,本来这事完全可以在桌面上面对面解决:从分房方案公布一个多月以来,我们一直都是在做这样的努力。但遗憾的是,校方要堵塞那样的民主讨论渠道啊,那我们只能在贴吧里公开了。不过,在我看来,现在虽然已经是有不特定人参与,但基本还是政法的校友们,所以还是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就我本人来说,还是不愿意将事情的影响面扩得太大,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你可以从我的“论持久战”的回帖里知道,如果校方到这地步还稳如泰山,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扩大影响范围了,比如诉诸更公开的网络论坛,诉诸报刊传媒,诉诸司法机构,诉诸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等,但这些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后果,我真的期望事态就到这一步为止,尽管大家在这个贴吧里的讨论还可以而且也需要更加深入和理性。事实上,你也看到,随着讨论的深入,讨论的理念和水准都在不断进步和提高,包括我在内,从纯粹和知识和制度关怀的角度,真的是受益匪浅。

    我可是不愿担当“勇气”之名的,做个平凡人最好。可是,看到自己的母校这样下去,自己的确心痛不已,我这次得罪了那么多人,付出了那么大代价,如果单纯从个人利益考虑,真的太不值得,太得不偿失了。包括我在前面提出的“三不主义”,那也是要付诸实践的,我可不愿被人落下个“言而无信”的名声;当这样的出头鸟,唉……干脆我让给你吧。

    如你所说,制度建设绝非一人一日之功,它需要长期的累积。问题是我们必须找准基本的努力方向,这次讨论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们毕竟开始了就政法大事人人参与和讨论的风气。

    你说到了民主、文化、话语权等问题,我在前面的许多帖子都有阐明。我认为对于民主阐发而言,我在回应“教代会的决定是不是就不可更改”的第103楼的帖子已经有了深入思考。至于文化传统,包括论资排辈等问题,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借口文化的大环境如此就不对自身的现状作任何改变、反而做合理化论证,这要么是一种软弱(对于广大老百姓而言),要么是借别人的资格来打自己的便车(对于既得利益者);要么就是一种可耻和不负责任(对于领导而言)。

    说到民主与本土化的问题,结合本次讨论的话题,我认为我们必须具体化。需要注意的是,我们讨论的是有关大学制度和法律教育的重大问题,所以我的所有帖子都隐含两个基本的前提:第一,我们讨论的是一所大学,而大学的各项政策和管理思路都不应当违背大学的基本理念;第二,我们所生存的环境既然是人的环境,就一定要营造一种人尊重人的氛围。比如在西北政法,我们就不能老是被作为校方所有政策决定的被动客体。只有让学校的每一份子都成为这里的主人,你才能让人家热爱这个环境。通过这次讨论,我相信许多老师、学生都在开始以一种主人翁的心态认真参与和关注西北政法的未来发展,对于一个学校的前途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宽慰的吗?

    关于校园政治,我们都知道,最近几年,许多高校都出现了许多人事之争、权力之争、利益之争,由此导致不少勾心斗角的“政治事件”。所有这些事件都折射出目前中国高等教育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至于我们的这次讨论,我不愿意将其和他们类比,首先,我们虽然也是围绕住房利益引发的讨论(对此我们从不讳言),但我们所追求的是完全正当的利益,而且是事关学校管理制度和发展前途的利益;其次,西北政法大学所处的状况比其他发生“校园政治”的高校要艰难得多,所以这次公共事件(我更愿意这样称呼)才更有价值和意义。说到与民主有关的校园政治,我需要在此明确:政治有多种玩法,但我们宁愿选择一种看似天真的、简单化的、明确化的玩法。我们的这种玩法本身已经意味着放弃“专制的”、潜规则式的、不透明的、不公正的政治斗争方式。这一点对于西北政法“积贫积弱”发展史而言,是具有相当的昭示意义和象征意义的。

    总之,我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另:你所说的大家对贾校长的期望很大,我觉得无可厚非。“大海航行靠舵手”,任何民主和法制社会,也需要“领导”,需要管理和组织者。所以问题不在于是否对贾校长有所期望,而在于我们所期望的校长是否会以一种更民主、更法治、更符合高校理念的方式来管理这所学校。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