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的制度维度和生命维度  

2007-10-14 10: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某你好:

    我讲《法律与文学》,立足点是政治和制度,更确切地说,一方面,文学是具有公共性的;另一方面,政治是需要人文性的。我试图展示大历史下小人物的命运。这是真正的法律与文学。

    《局外人》和《罪与罚》激发了你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它们都是关于死亡的,关于人为什么杀人的主题,所以值得我们从“向死而生”的角度思索。我的确说过,默而索是因为杀人这一事件才获得他人生的意义的。但一定不要忘了,正是制度创造了他的平庸,而制度下的平庸最终又驱使他杀了人。可以说,杀人之前,他对于生命是无所谓轻重的,杀人之后,他开始思索生命的尊严了,所以获得了意义。这是他付出很大代价后的收获。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廓清一个观念:他是因为杀人而获得生命的意义,这是被迫的,也是偶然的;但我们绝不能认为,为了获得生命的意义就必须杀人,那样的结局只能是丧失原本的意义。《罪与罚》中的拉斯科尼科夫就是这样,他与默而索相反,他是为了寻找生活的意义和做“不平凡的人”而杀人的,结果他什么也没有找到,正如他自己所说,“你会走到这样一条界线:不跨过去——你会不幸……而跨过去……也许会更不幸”。

    至于我说19世纪的文学是重的,严肃的;而20世纪的文学是轻的,荒诞的,只是一种整体的比较,而且二者,尤其是后者,并不意味着要走向“虚无”。这两种思考方式其实是殊途同归:都是要直面人的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的分裂,19世纪的文学虽然往往展示恢宏的历史画面,但实质是注重内在的反省,而20世纪的文学虽然往往展示卑微的生存状态,但实质是注重外在的反叛。前者是举重若轻,后者是举轻若重。但它们都没有以简单的虚无作为托词,而是要直面生命的战斗与希望。外在世界和内在世界本来就不可分的。在我看来,所谓一切成空的感念,不一定能让你获得“内心的充盈和幸福”。爱的生活是行动着的生活,只有在谦卑具体的行动中才能证明生命的卓越。它与所谓的宏大抱负、所谓的功名利禄无关,只与自我的拯救和幸福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