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生有逃课的自由  

2008-01-13 21: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为,学生是否上课,是他们的自由,学生完全可以逃课,不论什么理由,这是大学生的选择权。杨树声先生说学生为了不挫伤老师的心情,应当来上课,如果不愿意听课,自己在课堂上看自己的书即可,我认为不具有可行性。试想,看书需要集中精力,潜心思考,老师在课上滔滔不绝,间或还有学生的发言等,学生自己看书怎么能有好的效果?到头来还不是自欺欺人,还不如自己找清静地方看去。

课堂的人多人少,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课程内容的性质决定。比如在法学院,我这样的法学理论专业的教师,无论课上得再好,也不可能有太多学生感兴趣,因为大多数学生不会认识到理论对他们今后的职业到底有多大的重要性;而部门法的,比如我的一个很好的同事开设的“律师事务”的课程,选课人数就达到上千人了,多爽,呵呵,我只能望洋兴叹了;二是由教师的上课方法、风格等好坏决定的。如果上得不好,当然不能强求学生在你的课堂上浪费时间。而且,现在的学生大都已经适应老师讲座式的方式,而不适应老师提前布置阅读材料、甚至要求他们做读书报告,以便参与到课堂讨论中来。所以,一旦老师严格要求,学生觉得太苦,也就不愿上你的课了。我就有这样的“教训”。

综合这两个因素看,如果一个老师恰好自己的课程是个冷门,而且自己的上课方式也比较枯燥,不精彩(这里不讨论不负责任的老师的问题),那么,是不是就会因此受到伤害呢?我认为如果这种老师能明智一些,就会想通的,学生来得少,对自己并不是什么伤害。既然是冷门课程,这样的专业和兴趣是你作为研究者自己选择的,那么,你就应该对课程的形势有清醒的认识,注重其质量的培养,而不在乎人数的多寡;而自己作为老师,如果因为上课方法和风格等吸引不了学生,可以试着改进提高,实在不行,也完全可以坚持自己的风格,自己当教师多年,对于自己的教学风格、方法的定位也是应该早就有正确的判断的,老师的上课风格,本来也就是大学里面的多元生态的一个部分。当然,这还涉及大学对于教学的评价指标等复杂的问题。

当然,既然是课堂,就应当有一定的纪律,即在课堂上的师生都应当尊重别的愿意听课的学生。所以,学生要么不来,要么来了,就应当在该安静听的时候倾听,该积极发言的时候发言。学生当然也可以就讲授的内容随时打断教师,进行提问和讨论。只是,课堂上就要做到关闭手机铃声,在老师或别人发言时也不要私下讲话等问题了。

另外,上过我的课的学生都知道,我上课不时也会会点点名的,但我的“点名”实际上并没有和期末考试的成绩挂钩。我点名的原因:一是为了和学生们认识认识,交个朋友;二是为了在适当时候叫学生起来发发言,参与进来。当然被点到的学生如果不愿发言,也是他的自由。

 

一位同仁在搜吧针对我的观点提出了他的一些异议,他写到:

我关于大学生逃课的几点看法:

第一,学生可以逃课,但学生不能在老师讲课的时候无视老师的存在而公然逃课,这不是自由不自由的问题,这是尊重不尊重别人的问题;

第二,学生可以逃课,但逃课是为了学习、进步,而不是从事上网聊天、玩游戏、谈联爱、逛街、喝酒、赌博等不健康的活动。但事实上,大多数同学逃课都不是出于更好地学习、进步;

第三,老师应当努力读书、教书,努力以自己精彩的课堂内容吸引学生,但实事求是地讲,学生有时候是缺乏鉴别力的,我见过太多的老师道听途说、天花乱坠,其实空空如也。

第四,老师讲课有不同的风格,学生应努力适应老师的不同风格,而不能动辄就以老师课讲的不好而逃课,而事实上有很多学生从来就没有去上课,他怎么知道老师讲的好不好;

第五,如果学生可以自由地逃课,那么,老师可否自由地上课或不上课呢?战士可以自由地战斗或不战斗呢?工人可以自由地生产或不生产呢?

第六,自由从来都是相对的,都是有边界的。人生活在社会当中,是要有规则意识的。我不能理解某些人何以认为逃课是自由的象征。

第七,讨论学生“是否可以逃课”这样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本身就表明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社会与现实啊! 

 

我对这位同仁的回应如下:

第一,同意你第一点,学生最好不要在上课途中离开教室,毕竟来了,而且现在每节课也不过是40分钟,为别的愿意听课的学生考虑,忍一忍,互相尊重;但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还是认为学生有权利中途离席,比如杨帆教授在课堂上不是不可以批评教育学生,但如果他连续十几分钟以上都还在说与课堂教学无关的内容,还在不断发火,跟学生过不去,我认为那位女生的离席就是正当的。学生的时间不是被拿来供老师消耗的;

第二,对你的第二点有一些商榷意见:学生逃课是否为了学习进步,一方面我们不能一概说学生上网或从事其他活动就不利于他的学习进步;另一方面我们也缺乏整体的量化和统计,看学生逃课到底干了些什么。这看来需要有人做些社会学的调研;

第三,同意你的第三点,尤其同意老师首先应当不断读书进步,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和教学方法;

第四,对你的第四点还是有些不同意见:正因为老师风格不同,所以学生才有权利选择不上那些风格与自己不对味的老师的课。学生当然要尽量适应不同教师风格,但也不能强迫人家和自己不喜欢的老师相处,就像恋爱一样;而且,学生之间毕竟是一个社区,大家之间不断在交流哪些老师上课受欢迎,学生对此基本上是有一个公允评判的;

第五,我认为你第五点的推理有一些问题:学生可以自由逃课,但不能由此就推论老师可以自由不上课。二者身份职责完全不同。老师是拿着纳税人的钱、甚至学生的钱,所以就必须为学生提供服务;而学生才是大学里面真正的主人,人家不愿接受你的服务,也是完全可以的。学生自由逃课和士兵逃避战斗及工人逃避生产也是不一样的。学生诚然应该在大学里以求学为本分,但人的能力毕竟是多方面的,大学对学生能力的养成毕竟也不仅仅靠课堂,而且在我看来也主要不应该是课堂。学生的自主自治、人格完善、通过社团等锻炼出的合作能力,以及自己学习思考和对社会事务做出理性判断的能力等,都不是课堂能够提供的,更何况我们现在的课堂主要还是一种灌输式的教学方式;

第六、我同意自由从来都是相对的,我们要遵守规则,也只有在规则的范围内才能实现充分的自由。但大学精神里的重要核心就是自由。而且,所谓自由的相对性以及遵守规则的要害,就是规则的设立是为了避免你的自由对别人造成伤害。但就学生逃课这一点看,我看不到学生逃课的自由对其他同学和老师到底能造成什么实质伤害。教学课堂纪律是要维护的,学生在课堂上喧哗、走动,的确就损害了别的同学的利益,但学生默无声息地逃课,对上课听课的同学并没有什么影响,对上课老师也没有什么坏影响,反而能促进老师改进自己的教学;

第七,因此,我认为,讨论学生是否可以逃课,的确是荒唐的,其荒唐之处就在于我们的大学还没有认识到大学不是中学,更不是监狱;大学老师并非教化者,大学生也不是中学生,更不是需要规训和教化的罪犯。大学是“寻求学术同仁和继承者的舞台”,是师生共同探讨学术的场所。

结论:学生有逃课的自由。如果学生在逃课之后,还居然能在这门课的期末考试中答得非常不错,那就更说明他有逃课的自由,更没有理由不给人家学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