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就“从《局外人》说到杨佳的杀人”一文的回应  

2008-10-03 19: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管理员高抬贵手,多谢!)

mamami同志,鉴于你的半玩笑半认真的回应对我的观点有不小误会,把许多本来不是我的观点的东西强加在我的身上,所以我现在做如下解释:

1、我认为加缪对“局外”的解读非常明确,那就是人与世界的对立,用他更具体的话说,“荒诞产生于人类的呼唤和世界的无理的沉默之间的对立。”我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认为杨佳杀人和局外人默尔索具有一定的可比性。而且,我从来没有说过这种对抗是指某人“被具体的人具体地压迫了”,记住,我指的是人与世界或人与体制的对抗。所以,关注杨佳案件,不能仅仅关注他和具体的某几个警察过不去的问题,而更应该关注秘密审判导致的他被排斥、民众听不到他的声音的体制问题。你断言加缪的局外只是哲学本体论意义上的局外,这仅仅是你的理解,尽管你在前面还说过默尔索的局外是因为与资产阶级的道德体系冲突、无视游戏规则等(这显然又和你所谓的“本体意义上的”相矛盾)。

2、我并没有说“所有杀人的人都是局外人”,也没有扯到“底层和局外是一回事”,更不敢扯到武松李逵那里。我当然也没有论说邱兴华杀人与局外人有关,而仅仅是在正文中有关精神病鉴定时提到了邱兴华。这些论断都是你的发挥联想。社会总会分层,所以必定会有底层上层之分,但底层并不一定就是局外。我的文章中从来没有说到底层问题,我的观点仅仅是:杨佳杀人,是他被迫成为局外人的杀人。

3、你认为在加缪看来,作为压迫和反抗的荒诞“是寻求世界意义的徒劳导致的”,这一理解我不赞同。荒诞英雄西西弗斯之所以不断推石头上山,并不是因为这个过程没有意义。相反,加缪非常明确的一个观点是:行动就是意义,荒诞英雄之所以成为荒诞英雄,就是因为他们在行动,而不是在空谈意义。正如加缪所言:“我不是一个哲学家。我对理性都没有足够的信任,更无法相信一种理论体系。我所感兴趣的是探讨怎样行动,更确切地就是当人们既不相信上帝又不相信理性的时候应该如何生活。”

4、我同意人是制度下的人,所以必须遵循制度的行动逻辑,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批判制度,尤其是当这个制度存在严重的病灶,甚至与正义和人类基本良知相冲突的时候。之所以批判,就是为了努力避免杨佳杀警这样的悲剧再度发生。批判是独立知识分子的使命,需要思考和把握的仅仅是如何做到更加理性平和,这也是我经常痛苦自省的地方,即,如何让自己的论证和批判更有说服力,更有批判的策略,更能让人接受而不是反感等,否则这种辛苦推动制度进步的努力往往会付之东流,达不到预期的效果。这一点我认为自己还做得很差。

5、所以,请你不要认为,只要批判,就是被压迫者、受害者姿态的批判;也请不要认为,只要批判,就是为了明天成为压迫别人的人。我同样非常反对这种奴隶翻身作主人的二元逻辑,而且认为现在该是中国改变这种千年逻辑的时候了。我对当别人的主人从来没有兴趣,也非常反感谁来充当我的主人,就像我作为一个教师,从来都不敢认为比学生高明一样,甚至非常喜欢学生叫我“果哥”。正如你所说,“世界是很丰富的”,我也喜欢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尤其希望大家的观点和活法更加多样,罗素的教导“参次多样乃是幸福的本源”我是谨记在心的。所以,我坚信除了当别人主人和当别人奴隶之外,还有另外的活法,而且我正在尝试这种知识分子的不为压迫人而批判制度的愉快活法。

6、因此,我发现我们之间的最大差别可能还是人生观的差别。如果你认为你很见容于这个制度,我真心祝福你。但是,请你不要轻易判断别人的幸福或不幸,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与体制合作的人是幸福的,但或许坚持在体制之外发出独立声音的人同样幸福,甚至更加阳光和健康。而且,我还想再次表明,我对体制的批判并不是因为我个人具体受到过体制的什么伤害,至少目前还没有这种情况,而且只要我愿意,我和这个体制还是经常有相互携手、把盏言欢的时候的。因此,既然是人生观的问题,更希望大家尊重对方的选择,不要轻易评判。

7、以我对你的了解,我认为你很有才华,但时常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错位,并且,体制本来从没把你当回事,而你还真以为自己很善于和体制合作,甚至自以为自己就生活在杭州。此外,你在批判别人的时候往往思维过于跳跃,分析过于随意和匆忙,斩钉截铁的断语太多,并且常把本来不是别人观点的东西强加给别人,这是很不好的。

因此,作为自我鞭策和共同勉励,我还是希望在探讨问题的时候,多多宽容别人的观点。我们可以不赞同对方的观点,也有必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但不要认为只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解才是正确的。或许真正的分歧仅仅在于我们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而已,比如当我表达自己对局外人和杨佳的理解时,我有我的理由和逻辑,而且也一直在自觉注意不要生硬对比,所以请不要试图以你的逻辑来描画我的逻辑,并认为只有你的逻辑才是正确的,尤其不要因此上升到对别人的人身和智慧指手画脚的层面,那样只会徒增笑柄。

我之所以对你的观点认真回应,主要的原因是我并不把文学作为纯粹自娱自乐的东西看待,而是觉得可以借助它来表达我们对公共性问题和制度建设问题的关注。我在这里真正忧虑的是,如果我们不对越来越多的矛盾进行及时反思和总结,中国今后恐怕还将付出比今天杨佳杀警更惨重得多的代价。但愿我是杞人忧天。而你对《局外人》的深入研究和批判意见也为我提供了认真审视自己的制度努力和生活方式是否值得的机会。我从与你的论辩获得的最大教益是,学者的使命就是要使这个世界更有逻辑和有理可讲,而不是更加荒诞,所以这条光荣的荆棘路我还必须坚持走下去,尽管你尽可以认为我的选择很傻很天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要再次向你表示感激之情: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