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闹剧本悲剧,缘何成喜剧?  

2009-02-28 18: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省政府和公安部门终于承认死者李荞明系被“牢头狱霸”殴打致死,这也使“躲猫猫”事件好歹有了一个令人稍感欣慰的结局,也算是中国司法的进步吧。尽管这种进步往往具有偶然性,并且不大可能形成制度良性发展的一种积累,就如同03年的孙志刚事件一样。但无论如何,对于中国司法和法治的每一点点进步,对于民意和良知的每一点点成效,还是有积极肯定的必要的。

有人评论说网友和民众的舆论监督,尤其在这一事件中的“网民参与调查”形式,干涉了司法侦查的正常程序,所以不值得提倡。这一看法一般而言是正确的,但却忽视了中国当下司法的性质和问题的要害所在。“躲猫猫”事件中,民众对司法的最基本期待依然是:政府不能愚弄人民,请公开起码的真相。在现有司法监督渠道甚少,并且司法监督也无法正常有效展开的情况下,司法程序事实上早就处于相当不规范的混乱状态。李荞明在看守所被殴打致死不过是黑暗司法运作之冰山一角的反映而已。因此,民众直接发挥监督作用,非但不会影响所谓的侦察程序,反倒可能促使我们的侦察和司法运作更符合程序。即使这种监督不能作为一种制度常态,它也是针对不定型无定数的中国司法病状的一剂以偏治偏的偏方。

至于那种认为民众参与调查的监督方式有损司法独立的看法,在一般意义上同样是正确的,因为司法接受监督,并不意味着不遵循司法运作的逻辑,更不意味着要由另外的力量直接地介入司法的过程,甚至越俎代庖。但是,我们必须清楚,中国政府目前对司法的定位,本来就不在乎强调其独立性,而是强调其人民性,尽管这种“人民性”是需要打引号的。既然我们已经无法再在“政治正确”的意义上论证什么权力分立和司法独立,那还不如通过各种表达和行动,督促司法机构彻底贯彻落实其人民性的一面,以检验那样的“人民性”到底是真的人民性还是假的人民性,到底是一种口号还是一种实践。所以,通过“躲猫猫”事件我们更应当看到,影响中国司法独立的原因从来都不是人民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而是由于司法受制于更高的和更隐蔽的权力运作逻辑。

“躲猫猫”事件无论从受害者个人还是从司法制度来看,无疑都是一个悲剧。这场悲剧在发展的过程中差点演变为一场闹剧。现在,闹剧结束,官方给了大家一个大体可靠的说法:对公众有了交待;行凶者将受到惩罚;渎职官员已被撤职。一切似乎又恢复正常,官员们似乎也可以心安理得了。但是,悲剧就是悲剧,那安抚式的、完成任务式的、寻找替罪羊式的解决方式,终究无法根除制度本身存在的弊端。只要这种行事的逻辑还在,只要这种但求平安保位的思维还在,制度的悲剧仍然还会重演。这不,这边厢冤死者的灵魂尚未得到安息,那边厢就有官员在开始化黑暗为明朗的天空了,请看《新京报》2月28日相关报道中的一段:

李荞明之死真相公布后,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这位39岁的云南新闻官在短信中说,我马上要去北京,担任全国两会云南团新闻官,此前还有不少公务需要处理。今天昆明阳光灿烂,虽有一丝薄雾,但是阳光依然跟往常一样,明媚地照耀着神奇美丽的云岭大地。云南的天空永远是最蔚蓝最清澈的。欢迎媒体朋友们多来云南沐浴阳光。

看人家这宣传部长当的。真是够诗情画意,一个无辜生命的死亡就这样成为了天边那轻轻的一抹云彩。难怪我们的官员好多都是诗人。是啊,他终于完成一项重大任务了,接下来又要马不停蹄地上北京处理新的公务了,怎能不阳光明媚,心情舒畅。悲剧就这样成为政绩的一个部分,预示着这位宣传官美好的仕途前景。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