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洪果“丰盛生命”读经笔记系列(2)  

2009-03-22 21: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园中任何树上的果子,你可随意摘吃。但你绝不能吃明善恶之树的果子,因为你一吃必死。”

“You are free to eat from any tree in the garden; but you must not eat from the tree of the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 for when you eat of it you will surely die.”

 

人为什么会犯罪?这是我们在《创世记》第二章和第三章必须面对和必须回答的问题。伊甸园是好的,那是一片乐土,是桃花源,是香格里拉,是人们的渴慕之地,当然也可能是乌托邦,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即,即使身处其中,也不见得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人是在伊甸园中犯罪的。这个隐喻饱含深刻的教训。上帝把人安置在伊甸园中,让他“修理看守”伊甸园(till it and keep it),其初衷之一大概也是要人有事可做,不致空虚无聊,无事生非。上帝尽量满足人的需求,为他提供飞鸟走兽,使他拥有极大的权柄,为所有这些动物命名。上帝还为他提供了一个帮手,一个“骨中骨,肉中肉”的女人。伊甸园里真是应有尽有,完美无缺,但人还是犯了罪。这到底是为什么?

上帝照着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了人;上帝造人的时候,给人吹进了生命的灵气。受造的人因此具有了一种自然的、原初的完美,这一点毋庸置疑,否则上帝不会让他掌管万物,看守伊甸园。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记住,上帝以言创世,创造的是存在本身,上帝是通过相对性而使存在成其为存在的,意即使非实体性的存在(to be)成就为实体性的存在(being),使无成为有。所以,对于世界今后不断走向丰富完满的过程而言,相对性是一个最精巧的创世原理,原初的完美是不够的,必然要对应一个以后的完美;外在性的伊甸园虽然同样完美,但它必须对应于人的并不满足的内在性。

这就是人走向犯罪的根本缘由。人是活在自己的相对性里面的。人在犯罪之前,他从来没有面对过自我,从来没有认识过自我,所以也就不知道还有别的相对性存在,所以人就沉迷于自己的相对性里面,而把自己的相对性作为了绝对性,开始挑战上帝那绝对的律令与绝对的权威,从而走向犯罪。

伊甸园的故事给我们带来的困惑恐怕比上帝那六天的创世更多。我们曾经质疑上帝为什么要创造这个世界,最后我们发现原来创造本身就是上帝存在的最终极的价值和标志。上帝创造了世界,所以他必然会按着自己的计划创造出人来。而现在,人被创造出来了,并被安置在伊甸园里,我们又不得不面对更多的疑团:为什么伊甸园之外是一片荒凉的土地?为什么上帝要特意指明生命之树和善恶之树?为什么上帝不准人类吃善恶之树的果子?为什么要让蛇去诱惑人犯罪?为什么不告诉人类偷吃后果的全部真相?等等。

也许,对上述问题的最简练并且最有力的回答仅仅是:它们都是必要的,有用的。伊甸园外的土地之所以还没长出植物,是因为人定要犯罪,定要耕耘;善恶树和生命树之所以被特别标明,是因为它们是绝对依存的,供人去选择、去取舍;上帝之所以禁止人类去吃善恶树的果子,是因为人接受这个试炼的过程(trial)是必须的,这是人最终面对自我认识自我的唯一途径;蛇的存在之所以既是被容许的也是绝对必须的,是因为蛇既内在于人又外在于人,人由试探(temptation)而走向罪恶不过是自身自由意志的结果;上帝之所以只告诉人偷吃禁果后必死(surely die)而不告诉人偷吃禁果后必知(surely know),是因为他要人通过自身的选择、行动和必然的担当来认识这一切,而不是代替人的思想和抉择。上帝并不是不让人有道德善恶的判断,也不是不知道人类可能的偏离,但他仍然放手让事情发生,这仅仅是因为自由是个体性的,选择是个体性的,行动是个体性的,罪过是个体性的,责任是个体性的,觉醒也是个体性的。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善恶之果的味道到底是好是坏,关键的问题仅仅在于上帝曾经做过安排,吩咐过人在伊甸园的“看守”职责,并禁止过人不许吃那树上的果子。而人却轻而易举就违背了这绝对的命令,人监守自盗,把守护的对象转变为盗窃的对象。人的这一行动包含着无知、僭越、傲慢、胆怯。在生命之树和善恶之树的抉择中,人选择了罪恶,并放弃了永恒。

人的犯罪和堕落,正是其试图以自己相对性的地位来挑战上帝绝对性的地位的结果。这种挑战虽然是借助于蛇之口说出来的,却是人的内心真正所欲求的。上帝的命令里有两个绝对性,你“绝不能吃”禁果;你“一吃必死”。蛇的试探则与这两条绝对律针锋相对:蛇说,“上帝难道真的说过不能吃?”——这是第一次以相对性质疑绝对性;蛇又说,“你们不一定会死的”——这是第二次以相对性质疑绝对性。蛇把人内心早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这个撒旦不过是人内在的自由意志的外在投射而已。并不是蛇诱惑了人,但蛇的表白却有着让人非常受用的功效,那就是人就此脱离了道德的负重感,对自己的犯罪心安理得,因为人对自己的犯罪找到了“被引诱”的借口。

蛇问出了人的心声:为什么不能吃?为什么吃了会死?人一旦怀疑,罪就出现。第一个罪一旦出现,罪的链条就此打开。为了使人类的犯罪更具正当性,蛇夸大上帝的话说,上帝是不是不准你们吃所有树上的果子?为了表明反叛的正当性,女人也跟着夸大上帝对其的限制,她说,上帝不仅不许我们吃禁果,连触摸果子的权利也予以剥夺。蛇又说,上帝不让你们知道善恶,乃是不愿你们具有和上帝同样的地位。最大的诱惑抛了出来,人要能拥有和上帝一样的绝对性,那该多好!凭什么不能吃?凭什么吃了会死?

怀疑和不信,人犯下了第一桩罪;夸大上帝的话,试图陷上帝于不义,人犯下了第二桩罪;超越自己名分,行不可能之事,人犯下了第三桩罪;指责别人,不愿承担罪的后果,人犯下了第四桩罪;为了掩饰羞耻而互相撒谎和纷争,人犯下了第五桩罪……这一切的罪,原来都源于一种对自身处境的不自知。人只看到了没有满足的相对性的一面,却忘记了上帝原已把更丰盛的东西赐予了他们;人得到了分别善恶的知识,却没有用这样的知识去行善避恶,而是扬恶抑善。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这是多么深重的教训!

这就是人曾经面临的,而且也将继续面临的真实选择:我们是选择信靠还是选择背叛?是选择自由还是选择放纵?是选择谦卑还是选择骄傲?是选择担当还是选择逃避?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是选择罪还是选择赎?是选择死还是选择生?

人的罪过是人自己犯下的,与魔鬼或撒旦无关。人选择了罪,就必须承受罪,不要试图逃避,因为无法逃避。人因为犯罪而迷失,但上帝并没有抛弃人,他爱着人,他寻找着人,他在伊甸园里,在那凉风中一声声地呼唤,人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他给人织了皮衣,他今后还会为人的救赎献上亲生儿子的宝血。他相信,人能听到他的声音,人能看到他流的血,而我们,能听到吗?能看到吗?我们对自己还有信心吗?

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的犯罪事件因此具有更重要的意义,人能够选择犯罪,也就能够选择希望。真正糟糕的情况是别无选择,就像 鲁迅先生曾经描述的那样:“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那是多么萧瑟和绝望的处境,那仅仅是因为已经别无选择。但是,伊甸园里曾经是有两棵不同的树的,一棵是生命之树,一棵是善恶之树。对罪的认识,必须与人的可自由选择的属灵性联系起来,那是人的价值所在。在读这一章时,我时时感到人真的是卑微而高贵的,因为卑微而高贵,而又因为自以为高贵而变得卑微。

所以,我仍然要说,人类的第一次犯罪是悲壮的。人终于面对了自我,虽然是以犯罪并逃避罪责的方式面对自我的,虽然这种方式既现实又残酷,既浪漫又感伤,虽然它的代价巨大。但是,无论如何,人终于有机会来面对自我、审视自我。罪是恶的,但不是绝对的,就如阿伦特说,恶仅仅是不曾思考过的东西,只有善才有深度,才是本质的。为了我们的犯罪,为了我们能够脱离那罪,且让我们再次开声朗读《创世记》第一章的这句话: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按照其形象造男造女”。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