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讲座《法律审判:罪与罚的追问》的答复  

2009-04-16 1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晚上和我的两位研究生黄兴超、陈洁共同作了一场讲座《法律审判:罪与罚的追问》,我们讨论了二战后对纳粹的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审判、杨家案审判等,并结合一些电影如《纽伦堡审判》、《朗读者》、《浪潮》等进行了反思。讲座的目的,是想从法哲学的层面深入审视审判的正当性问题和罪的承担的问题。遗憾的是由于条件的限制,没有搞成“锵锵三人行”的形式,但天天读报式的案件“串串香”节目还是做到了。这个主题非常具有现实针对性,所以引发了许多同学的思考。这不,今天上午我就收到了一封学生的来信,故赶忙做出以下答复。

 

某某你好:

很高兴收到你对我们的讲座的反馈。针对你的疑问,我简要回答如下:

思想当然具有改变现实的力量。但如果把某种现实的罪恶单纯归结于某个思想家的思想,实质上就是在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罪责。如果某个社会某个时代某些人借助某种思想做出某种罪恶暴行,比如纳粹时期、比如文革期间,真正的症结也许并不在思想家那里。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人们会去利用、而且能够成功利用思想家的思想。思想在那里不过成为罪恶的装潢和对罪行的合理化论证而已。我们不能用禁绝某种思想的逻辑来禁绝暴行,因为禁绝本身就是暴行,禁绝本身就是暴行产生的根源。纳粹和文革的灾难,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把某种思想树为独尊,不允许别的思想的存在。

“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状况是一直存在的,人的选择往往都是在既有制度之下的选择。但服从制度并不是就要赞赏制度、就要从内心深处认同制度,边沁的“自由的批判”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自由民主政体的一个好处就是人们可以自由地民主地批判这种自由民主政体。而我们恰好缺乏这方面的意识和训练。文革中许多人的确都陷入了盲目和狂热。可是,无法保持清醒,并不意味着随波逐流的糊涂就是正当的、正常的。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人们就无法保持清醒?为什么人们都丧失了思考,陷入了盲目?糊涂盲目并不是自己卸责的理由。

的确,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林昭,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像她那样勇敢走上祭坛。但真正痛心之处在于,我们虽然不愿主动受难,可我们每个人实际上都早就被动地受难了。我们活得可悲,是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可悲。林昭并不是天才,她所提出的问题、思考的东西都是一些最符合人性的基本常识。林昭受难了,但林昭并不是完人,她的受难是因为她首先意识到自己也是有罪的,这是她最可贵的地方;她的受难也是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这个民族早就遭难了,所以才去受难,这是我们最应该痛心疾首的地方。我们没有要求每个人都做出那样的牺牲,林昭也从来都反对这样的要求,但我们起码必须认识到林昭的牺牲是有价值的,而在文革期间全民为了某种虚幻的目标而牺牲才是毫无价值的。如果我们居然认为林昭的牺牲是不值得的,如果她的牺牲居然对我们今后的生活没有任何触动和改变,成为白白的牺牲,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我们对待历史,当然需要同情地理解当时人的感受。但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还是有一些基本的标准的。文革是错误的、荒唐的,这一判断并不是事后的判断,结束文革是那些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人们内心深处最深切的呼唤,否则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审判就不会引起当时人们如此激动的共鸣,否则他们也就不会如此热烈地欢呼正义战胜了邪恶。人的尊严当然不仅是饭能否吃饱的问题。你所说的有些人认为文革活得有面子有尊严,我认为那主要是一种对今天的现状不满的表达。人对过去的东西,对于自己的青春的记忆,总会留下一些美好的情怀并加以美化。如果某人真认为文革好,那么我们可以让他马上来接受接受我们的批斗,抄抄他的家,看看他觉得到底好不好。这是最简单的试验。

    我的看法是,我们现在确实活得没有尊严,但文革中我们活得更没有尊严。都没有尊严。之所以现在没有尊严,恰好是因为我们到今天还没有深入反思文革为什么让大家没有尊严。我们都以为那个暴行只是林彪江青之流犯下的,与我们无关。我们想借助对他们的审判来洗脱我们的罪名。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真的错得太厉害了,错到今天还在走回头路和弯路。我们需要一种常识的判断,就如王小波说的那样,太平盛世比乱世要好,这就是常识。也许有些人所追求的文革当中更热情、更单纯、更崇高等等情感,不过是一种被人们误解了的病态的热情单纯和崇高。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