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洪果“丰盛生命”读经笔记系列(10)  

2009-04-30 13: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说:“带上你的儿子,就是你心爱的独生子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

Then God said, “Take your son, your only son, Isaac, whom you love, and go to the region of Moriah. Sacrifice him there as a burnt offering on one of the mountains I will tell you about.”

 

在亚伯拉罕向上帝献祭爱子以撒的故事发生之前,《创世记》的作者已经从亲情伦理的叙述视角做了很好的铺垫。在第21章,亚伯拉罕年一百岁的时候,上帝终于让撒拉怀孕生子。起名“以撒”,亦有皆大欢喜之意。但接着不久便是家庭纷争父子离愁的悲伤故事。原来以撒的出生,让原配夫人撒拉胸中长舒了一口闷气。这个儿子可是上帝应许的,可不能让使女夏甲先前所生的长子一同承继产业。撒拉心里变得刚硬,便要赶走夏甲母子。《创世记》在这里罕有地用了“忧烦”(distressed)一词来描述亚伯拉罕这位老父亲此刻的沮丧心境。他虽然极不情愿,但在上帝的再次干预之下,还是不得不听从上帝的吩咐,送走了夏甲母子,故事戏剧性地出现了由笑到泪的转变。

联系此后将要发生的献祭以撒的故事,我们在这里至少可以得到两个信息:其一,亚伯拉罕对上帝所应许的幼子以撒显然更加宠爱,再加上长子以实玛利的离开,他更为依恋以撒这个身边的独子了。如果说以实玛利的生离已让他忧烦不已,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以撒的死别又将让亚伯拉罕何等伤心;其二,更残忍的是,上帝虽然要亚伯拉罕随撒拉之意送走长子以实玛利,但毕竟再次保证夏甲儿子的后裔同样会成为一个国族。这至少让亚伯拉罕有些宽心。可在以撒这里,当上帝命令亚伯拉罕将儿子献为燔祭时,没有留下任何许诺,只有绝对的命令本身。以撒的命运在亚伯拉罕眼中根本看不到一点转机。

我们的确能从经文中读到,上帝要亚伯拉罕将以撒作为牺牲的目的,是为了考验(tested)亚伯拉罕。可是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此刻的亚伯拉罕就一定能够领会到上帝的心意。站在事后之明的视角,今天的人们也许都认为亚伯拉罕会将上帝曾经承诺的“后裔繁多”一类的话联系起来,从而坦然地、并且似乎是毫无后顾之忧地接受上帝的这次考验。如果亚伯拉罕当时这么清楚明白,这么轻松上阵,他就不会有这么深的恐惧、战栗和痛苦了,那么上帝的考验也就不成其为考验了。是的,信仰的另一个含义就是敬畏(fear),这一点在经文中已经明白显示了。对于亚伯拉罕来说,上帝的这一绝对命令是突如其来的,是在他已经习惯于某种安定的家庭伦理生活的时候突然降临的。他对此没有任何准备,但他也没有任何犹豫。他不会思前想后,也无法猜透上帝的意图,但他坚定地知道一定要执行上帝的命令。直到亚伯拉罕亲自完成艰难的献子行动过后,他才可能明白这场考验的性质和意义。

这就是亚伯拉罕。献祭爱子以撒,是亚伯拉罕信心行动的最高峰。这个高峰之所以能成为榜样的力量屹立在那里,并不是因为亚伯拉罕主观上想要追求某种悲壮并被自己的壮举感动得一塌糊涂。亚伯拉罕的献祭是纯粹的信与纯粹的爱的纯粹表现,其中没有包含任何世俗的杂念。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用自己的心思来理解亚伯拉罕的心思。亚伯拉罕的信念单纯而又厚重,他没有我们聪明,但比我们智慧;他没有我们善于算计,但比我们懂得权衡。

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备上驴,劈好燔祭的柴,便带上以撒出发了,一直走了三天——整个故事的简洁程度令人震惊,其中没有任何细节的描述和心理活动的刻画,就让读者尽情填充自身曾经感受过的各种人之常情:我们可以想象着亚伯拉罕听到命令后的惊诧、妻子蓬头垢面的哭泣、以撒听说要外出的兴奋,等等等等,一切的场景都是那么令人揪心,而更揪心的却是那三天的漫长路程。一个深爱着儿子的父亲,居然要和即将成为自己刀下祭品的儿子走上三天的路程,在这一路,孩子或许还会不断问着各种天真可爱的问题,还会不时调皮嬉戏并露出灿烂的欢笑,也会因为见到父亲的心事重重而懂事地闭上小嘴。这哪是三天的路程啊,这简直犹如三千年的煎熬。

尽管如此,亚伯拉罕仍然没有丝毫的反悔,面对即将成为牺牲的以撒的提问,他的回答依然毫不动摇地站在了上帝的立场。他说:“我儿,上帝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这一回答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悖谬的内心世界,一方面是对儿子的无比疼爱,但另一方面又是对上帝的无限信心。在亚伯拉罕准备手刃以撒的时候,他会因为上帝的应许而想到以撒可能会复活吗?不会的。此刻的他已经做了最决然的打算。从我们的善良愿望出发,我们当然期望、或者我们以为亚伯拉罕会有如下期望,那就是要么以撒死而复活;要么以撒死后上帝会让亚伯拉罕再拥有另一个应许之子。如果是前者,那么亚伯拉罕的信心未免就太容易实现了;如果是后者,显然也弥补不了死去的以撒对风烛残年的父亲所造成的愧疚和打击。

上帝的神迹让年迈的撒拉怀孕生子,却又让所成就的一切转眼成空。这活生生的就是一场戏弄加折磨的闹剧。上帝怎么会如此做呢?我们这些局外人不仅会产生上述的疑惑,而且也从事情发展的最终结果看到了上帝的慈爱。是的,亚伯拉罕说得太对了,上帝早就已经预备了燔祭的羔羊,他是如此悲悯地爱着人类,以至于最终让自己的独生子耶稣代替人类受尽苦难,被钉在十字架上,作为燔祭的羔羊,也为人类从罪中得救开辟了道路。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更有必要重新回到亚伯拉罕的处境那里,站在人类的视角来反省自身罪的根源,而不是去冥想上帝好端端地为什么会让亚伯拉罕舍弃自己的孩子。

是的,想象一下,如果以撒真的被亚伯拉罕杀了,真的被作为献祭的牺牲了,亚伯拉罕是不是就真有怀疑上帝慈爱的理由?他是不是就会由此抱怨上帝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我想不是这样的。对罪的反省首先要及于自身而不是要怪罪别人。从亚当夏娃犯罪以来人类所犯的一次次罪过中我们都可以得知,所谓的罪,就是偏离上帝、背叛上帝。而从亚伯拉罕的信心和执着这里,我们又深深明白了罪的另一层深刻含义:罪意味着对上帝的亏欠,意味着认识到自己的亏欠。上帝恩赐给人类的一切全都是白白给予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抱怨的理由。只有明白罪的这层涵义,才能明白爱到底是什么,才能不至于因为不想承认自己的亏欠而错以为自己已经爱得够多或者别人欠自己的爱太多。爱是施与,是成伤,是恒久忍耐,而不是计较、不是逃避,不是要求回报。

上帝当然希望人们在家庭生活中,在亲情友情当中,在与熟人和陌生人的交往当中,不断去践行爱、去心甘情愿地爱、去珍视别人的爱。可是,上帝更要求人们明白爱是建立在信心的基础上的。爱是时时记得自己所得的恩典,而不是自夸给别人的恩赐;爱是虔诚感恩,而不是要求被感恩;爱是谦卑地回到爱中,而不是因为爱的结果而忘记了爱的本质。这就是上帝考验亚伯拉罕的深远用意:亚伯拉罕必须在所爱的上帝与所爱的上帝应许物之间做出选择,以此证明自己对上帝的忠诚。独生子是珍贵的,但他毕竟是上帝所应许的,他的珍贵不能高于上帝的珍贵。今天的生活中,我们何尝又不是常常处于亚伯拉罕式的选择当中呢?而又有多少人因为不明白什么是爱、什么是信任、什么是忠诚,而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啊。比如许多相爱结合的夫妻,在贫困的日子里尚能相濡以沫,为了爱而共同奋斗,可是到他们殷实富足之后,却整天为钱财争吵不休,最终分手离婚。财富本是爱的结果,但夫妻最终却把这结果看得比爱本身还重要,从而失去了那最珍贵的爱了。这难道不是很可悲的事情吗?

面对上帝的绝对命令,亚伯拉罕除了逃避之外,还可以有许多别的伦理性选择,以便使自己成为一个道德的英雄或楷模。他可以想象着自己所做的一切乃是为了拯救国家、民族和人类的伟大事业,是舍己为公、牺牲小家成全大家,由此油然升起一种崇高感,觉得自己真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毫无自私自利的精神的人;他也可以认为自己的儿子现在罪该当死,所以要做一个大义灭亲的父亲,从而把自己树立为一个奉公守法公民的典范,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他当然也可以更让人感动地匍匐在地,祈求上帝原谅自己对儿子的爱心,并决定以自己的生命代替儿子的生命作为祭物,然后用刀子刺入自己的胸膛。这样一来,他将受到世人的景仰赞美,墓碑旁常常有人送上美丽的花篮……

但这一切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亚伯拉罕拒绝了这类想法和行动。亚伯拉罕之所以能拯救人类,是因为他信靠上帝,是因为他的所为全是尊奉上帝之命而行。人往往会在不经意间就陷入自大和自我迷醉的深渊;人常常以为自己可以拯救别人并认为自己就是救星;人也容易由于自以为如此伟大而变得飘飘然伟大起来。可是,人的这些傲慢在上帝面前显得是多么的幼稚可笑。亚伯拉罕没有这么多“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情怀,他从未想过要通过这个献祭爱子的行动而流芳千古,他不是为了别人或后人的膜拜而绝情地活着。作为信仰的义士,他是如此的孤独;他如此的孤独,仅仅是因为他对儿子和对上帝的爱都是如此的深重。他为舍弃而痛苦,是因为他从来都注重伦理的责任;他为舍弃而如此义无反顾,是因为他并没有将自己融入那伟大的伦理普遍性当中。

克尔凯郭尔是真正理解亚伯拉罕行动的人。他看到,亚伯拉罕的信心行动,的确是我们的榜样和标杆,但每个人的信心的建立,都必须从最原初的地方开始,而不是从最终的结局开始;必须从确立自己与上帝的独特关系入手,而不是从某种普遍性的道德性感召入手。换言之,我们应当同亚伯拉罕一样亲自感受信心道路的酸甜苦辣,和他一道成长成熟。我们学习的是亚伯拉罕的信心实质,而不是模仿他的信心样式。如果有人今天说,为了成为亚伯拉罕,他也可以献上自己的儿子,那么,他就只能是杀人犯,而不是道德英雄,更不是信心楷模,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理解那信心行动所包含的切身的情与痛,爱与怕。我们在上帝面前并没有真正站立起来,没有与上帝形成绝对的关系。我们只是停留在虚伪的感动和虚假的呻吟当中。

上帝的考验实在惊世骇俗,连人类认为是高尚无比的伦理性诱惑都必须排出在外。通过亚伯拉罕的虔诚,我们得以明白,所谓的诱惑,并不仅仅是那些可以一眼识透的邪恶和败坏,比如仇恨和情欲,还包括我们想要成为的伦理表率。这种试探以崇高和美善的面貌出现,更容易迷惑人,所以也更加危险可怕。我们早已知道,成就一种信心,成为一个完人,必须经历各种试炼和试探。可是我们并不清楚地知道,那试炼和试探都是专冲着每个人最柔软的部分而去的。上帝对亚伯拉罕的考验(test)中所包含的亚伯拉罕在上帝面前接受试炼(trial)以及他在世界面前接受试探(temptation)这两种成分,都到达了极致。在上帝面前,亚伯拉罕必须敢于舍弃珍贵的一切,显明惟有上帝才是自己可以信靠的救主;而在世界面前,亚伯拉罕必须勇于拒绝善的诱惑,表明自己的真正的荣耀只归于因信称义的责任当中,而不是泯灭于各种俗艳的赞美里面。

亚伯拉罕的信念不因时光流逝而动摇,也不因有生之年的应验是否可能而犹豫。在亚伯拉罕这里,信心就是一种见证,一种毫不迟疑地决绝,而不是四处张望,也不是期待奇迹和偶然的出现。如果亚伯拉罕是怀着侥幸的心情去接受这场考验,那么他所得到的就不是信念而是逃避的耻辱。这里我不禁想到了《约书亚记》中祭司抬着约柜过约旦河的情景。假如他们中间有人想,干脆我先用脚尖试试河水,或者先等别人下河我才跟着下去,那么河水就不可能断绝了。正因为他们在下河之前只有对上帝的信心,正因为他们下河之前毫无私心杂念,正因为他们下河之前并没有考虑河水是否会分开,正因为他们不是在试探上帝而是专注于自己的使命,所以他们才能克服凶险安然地渡过河流,所以他们才能在舍弃之后瞬间抓住生命。

    克尔凯郭尔心有戚戚地赞叹说,亚伯拉罕的伟大不是出自力量,不是出自智慧,也不是出自希望,而是出自无力之力。诚哉斯言!这种“无力之力”确乎是最有力的力量。它的柔软坚韧足以摧毁一切刚强但又脆弱的狂妄和不信。依靠这种谦卑顺服的信心,亚伯拉罕最终战胜了苦闷,而从上帝田园诗般的爱中获得了永生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