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邓玉娇案,我们还应看到什么?  

2009-06-17 08: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邓玉娇在法律上由此彻底恢复自由身。”

在这个案件中,“自由”一词如此明显甚至刺眼地展现在每一个关心邓玉娇命运的公众面前。从结果来看,不可想象有更好的结局了。官方几近完美地实现了他们想要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安抚了官员;平息了民众;迎合了法律。

我们都是“效果论者”,所以对“自由身”的实质结果当然值得欣慰,但并不值得庆贺。人民的力量不过成为“司法民主化”的口号和实践的一个证明,一场装潢,一次麻痹。因为我们需要的自由并不是一时一地的,而需要靠稳健的制度和良好运作的程序来加以支持;因为我们需要的自由也不仅仅是一种名分,而应该是政府对人的尊严和权利的认真对待和真正尊崇。是的,“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所以,自由的价值应该建立在政府公开真相的基础之上,自由应该是统一的,而不是分裂的,在邓玉娇案件中,她的“自由身”应该以“无罪、无刑、无病”三者的有机统一作为前提,而不是在认定行为上有罪、精神上有病的情形下再给一个不用承担刑罚的宽大。

邓玉娇案的处理方式,似乎让所有的当事方都得以脱身。可是,在这样的自由背后,我们看不到谁来真正承担这场悲剧的责任;在这样的自由背后,我们感受的仍然是制度的缺失。通过邓玉娇案我们看到,治理的技术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娴熟的高峰,它的结局不是法律的胜利,不是民意的胜利,更不是正义、自由与爱的胜利。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民所追求的法律、正义、自由、关爱等都得到了局部的实现,但这种局部的实现由于是在运动式、工具论的、综合治理的、稳定大局的技术和框架之内完成的,所以代价不小,它并不能消除这种悲剧和苦难将继续产生的根源。

邓玉娇以一个强权之下弱小女子的身份,为自己的尊严底线做出了伟大的抗争。她的不屈是对这个纸醉金迷的堕落世界的高贵嘲讽,更为我们揭开了“雄风”背后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梦幻”本质。

在邓玉娇案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权力的辩证法。这种辩证法把经济的发展演变为既得者的利益;再把这种既得利益用稳定和谐的名义加以维护。最终,发展的惟一目的就是不发展,就是稳定的大局。而发展本来应该具备的自由的意义却因为体制的强势封闭,圆融无碍的综合治理,而无人关心,也无从关心。这种巧妙运作的结果,就是架空了法律,通过新的手段对受害人进行了很好的政治教育和规训,所以邓玉娇才会热泪盈眶地说:“感谢党和政府,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将来我会多做善事,回报政府和社会。”她难道已经忘记,最先对她施害和侮辱的到底是谁?但是,作为一个受到伤害的女子,我们惟一希望的就是她能在平静的生活中慢慢抚平心灵的创伤,毕竟她还得在这样的权力体制之下生存。我们希望邓玉娇能实现一生的自由,而不是此时此刻的自由;希望邓玉娇能得到全面的自由,而不是举步维艰的自由。我们更希望在这片土地上,不仅有权力监视的眼睛,还有每时每刻都让权力受到监视的眼睛,以让律法的公正、全备的自由、穿透黑暗的光明,带领这个多难兴邦的民族真正走向永生之爱的福祉。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