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的凯旋:《法律社会学》最后一课寄语  

2009-06-20 07: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法律社会学的最后一课,我们以中国死刑的思考作为结束。短短的一个学期,我们一道走过了中国法治30年风雨苍黄的历程。看惯了悲欢离合,看惯了屈辱不公,看惯了尔虞我诈,看惯了纸醉金迷,我们是否能够看透在历史中颠簸沉沦的人性之迷?或许,从来没有哪个时期像今天一样,让人如此清楚地看到,制度的不公和人心的败坏之间,竟然联系得如此紧密。

美国学者Donald Clarke有一次 和贺卫方先生谈到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变化。他引用欧文的小说《李迫大梦》说,假如一个经济学家在1978年突然进入深度昏迷,一觉睡到30年后的今天,大梦甫醒,睁眼看中国,大概会以为自己到了外国,这是经济上的成就。他问贺卫方:假如一个法学家一觉醒来,他会有怎样的感受?美国学者非同寻常的疑问,让这位“护持底线熬白头”(萧瀚语)的有良知的中国法学家大为震动。

贺卫方先生具体是怎么回答的,我仍然不得而知。但对于“因行称义”的贺先生而言,我想他最可能选择的答案应该是——我们会继续努力,会继续和风车作战,尽管他当初试图通过司法改革来“智取威虎山”的后山小路已被堵上,也尽管他如今只能在石河子这个地方不离不弃地读着庄子和孟子。

另外一位远在国外,但对中国的法治走向洞若观火的学者冯象先生,早在多年前闯入中国法学界之初,就振聋发聩地指出,中国法治现代化高歌猛进的历史,不过是不断制造法盲、牺牲法盲的历史。冯象先生提出的“法律是政治的晚礼服”的命题,明白透彻地让大家窥见了操持法律者的真姿态和真面目,从而对他们少却些不着边际的幻想。然而,大智慧如冯象者,选择的却是冷峻观望的立场,他知道结局,所以无所挂碍,心如止水,只是他那“中国法学30年,重新出发”的切切期许,靠国内这些早就分崩离析而又缺乏历史眼光的法学家们,怎能完成如此大任?中国的法治难道真的任重道远、遥遥无期?

即便韦伯再世,他大概也会为中国今天圆融自如的治理形态而瞠目结舌:在一个理性化统治业已成为现代人的宿命的时代,怎么还能有一种反理性化的、以稳定为惟一目标的综合治理方式畅行无阻,几近炉火纯青?

即便马克思再世,他大概也会为中国今天如此彻底的唯物主义算计而百思不解:共产主义的种子难道真的会在利益、权柄和肉体的合谋当中,在魔鬼的诱惑和带领下才能全面凯旋?

是的,“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这是中国法律最迷人的特征。今天,这一特征因为其忽隐忽现的姿态而更加显得妩媚动人。当执政者不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便隐而不见;当他们需要法律的时候,法律便堂皇亮相。法律什么都是,除了神圣;法律什么都不是,除了遮丑。

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哀的呢?一个倡导“司法民主化”的国度,司法却无法成为凝聚社会共识、塑造身份认同的可靠力量。每一次法律事件的发生,都在为这个民族制造新的裂痕,在官民之间、在既得利益者与被盘剥者之间;在知识分子之间;在人民之间。人们不再需要理性,也不再需要理想,更不需要建立在理性和理想基础上的历史抉择。人们宁愿让命运受偶然力量的支配,并把这偶然的力量当成了必然的宿命。

在今天,改革和发展的光荣与梦想早已被稳定和谐的现实车轮压得支离破碎。我们成为了一群人格分裂、矛盾挣扎而又迷失无助的国民,只在乎自己的利益,而不在乎别人的受损;要么是船上的人,要么是落水的人。在阶级斗争的口号已经沉默30年后的今天,一个族群的分野居然还是如此泾渭分明,实在令人叹为观止。30年法治反复折腾的挫折之下,没有胜利者,一个也没有。浩浩荡荡的历史将无情卷走一代代沉默而又卑贱的生命,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苦难和挣扎,没有人会明白他们的病症与痛楚,也没有人会为我们这一代法律人立下血与火铸就的墓碑。

“灭人之国,去人之史”,我们本来就不需要自己的历史,抹去历史就是这个民族最大的历史;反对传统就是这个民族最大的传统。以后的历史学家,将会如何理解这段悲情和耻辱交织的凌乱岁月?真诚与世故、记忆与遗忘、理想与沉沦、忠诚与背叛、沉默与颓丧,我们还有什么?一个民族的政治遗产难道仅仅是刺向警察心脏的刀和挥向官员下身的剪?

六月真的是比四月还残酷的日子,回忆与欲望的混杂已经让这里成为精神的荒原。困顿和迷失让人们只需把握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生存,不需要更多的理由。曾经,我们只有理想,理想弱不禁风;今天,我们只有现实,现实脆弱无比。生命受到摧残、尊严饱受亵渎、爱被侮辱,义被践踏。整个民族的灵魂已死。真相并不重要,苟且方能生存。没有人承认罪,没有人担当罪,人们只承认物欲横流,只愿意在精神被阉割之后集体狂欢。在这片血迹总会被雨水冲淡的废墟上,如何才能长出良心和热情的花朵?

难道是我太悲观了?难道我就没有看到,多少人的生活其实是多么的幸福?不是的。我怎能忘记,神在创造完世界的那刻,看着自己所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怎能不知道,这个国家曾经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礼仪之邦?我又怎能不祈祷,祝愿那些拥有幸福的人能够继续拥有他们的幸福。只是,我不愿意看到,人们毫无顾忌的所为,在破坏着美好的事物;我更不愿意看到,一部分人的幸福一定要以另一部分人的不幸为代价。

在这一刻,我真想问那些死去的人,那些在中国法治进程中成为献祭者的人们,无论是孙志刚们还是邓贵大们,无论是杨家还是死在杨家刀下的无辜警察,我想问问他们死亡的感受到底是什么?是否生不如死。

但我们仍然活着,我们大部分人,还是愿意向死而生,期待复活。我们复活,站在那永恒的造物主面前,因为我们知道,祂爱我们,祂的爱,让我们对这个世界,这个国度,有了留恋和眷顾的理由;祂爱我们,尽管我们犯下的罪,让本来高贵的灵魂蒙羞;尽管我们的不公和不义,让祂掩面而泣、深受伤害。

我们难以割舍,对亲人,对朋友,对我们爱的人,对那些侮辱过和损害过我们的人。我们永不放弃,是因为造物主赋予我们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的权利;我们平安喜乐,是因为祂从来就没有抛弃过我们,祂随时准备接纳我们;我们还有希望,是因为我们含着泪水的双眼仍然对这片土地爱得如此深沉。

这是信心给予我们的力量。在黑暗中盼望,在痛苦中喜乐。因为信心,我们知道每一个“雄风宾馆”背后的“梦幻”本质;因为信心,所以理解,所以敏感,所以不会麻木;因为信心,从孙志刚案到杨家案,再到邓玉娇案,正义形成了一股越来越壮大的力量;因为信心,我们有了智慧,有了判断,有了更加明确的奋斗方向;因为信心,我们不会被苦难和罪恶所捆绑,而去主动寻求一条救赎的道路;因为信心,我们的灵魂不再流浪,我们就生活在这里,不在别处;因为信心,这个民族一定会蒙受特别的恩典,成为一个积极健康、乐观向上的民族。

在故土被玷污、精神被放逐之后,我们必须勇敢地承担起建设家园的使命,无论是小家还是大家。在破败而又严重失衡的社会生态下,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在每一个艰难的日子里,我们仍然在一起,手牵着手,心连着心,让梦想照进现实,开创着属于我们自身的幸福,并且将每个人的幸福如此亲密地联结在一起。我们相信,只要祈求,就能得着;只要寻找,就能寻见;只要叩门,门就会向每个人敞开。我们在一起,为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而赞叹,为社会和个人的每一个细微进步而高兴,为那真切踏实而又弥足珍贵的生活常态而奋斗。自由和光明、正义和爱,永远都是值得我们不计成败得失地向往追求,它们是我们人生最真实而又最重要的目的。

生命的凯旋不需要多么宏大,也不需要别人奏响,每个人都能实现,每个人都能做到,每个人都有一首属于自己的华彩乐章。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我们都可以工作、散步、微笑和不朽,在每一个逼迫的时刻,我们都可以不放弃,不犹豫,不彷徨,不迷失。只要我们不拒绝光明,光明就会照亮我们的内心。我们的欢喜将成为别人欢喜的一个部分,我们的幸福会嵌入这个民族的幸福,我们的答案就是这个国家美好未来的根本答案。我们生命中永不止息的源头活水,将冲破一切黑暗的时期,融化一切冰冷的日子。

    这就是我最真诚、最平淡、最朴实、最柔弱的祝福。我祝福你们了!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