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因什么而信?——兼谈读书与长进的问题  

2009-08-16 19: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与一位信佛的学生进行了很多讨论。我认为这些讨论根本上不是辩论性的,因为我们的初衷都不在于说服谁信什么。信仰乃个体化的选择,从来非强求之事,一个人信什么,从来也都不是靠谁说服的。在讨论的过程中,我所采取的完全是一个佛教(学)门外汉的姿态,就一些基本的问题向对方讨教,并根据其回答中出现的各种矛盾模糊之处进行追问,而且我也欢迎对方询问我各种有关基督教信仰的问题,并乐意让其指出我在回答中令他不满意的地方。讨论的过程中自然常常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形,但我仍然认为这样的讨论是利大于弊,非常有意义的。没有认真的对话和交流,就谈不上认识所谓的真理和真道。

讨论到最后,这位同学推荐了一本书《观音圣迹集》给我看,我也向他推荐了一本杨腓力写的书《耶稣真貌》。在我专门花一天时间看完他所推荐的这本据说是得道高僧写的大作之后,我直接表达了自己对于该书的失望。而他在做出一些并不令人信服的解释的同时,也认为我似乎对于佛教及其那本书有着某种偏见,所以不打算回答我对他的许多疑问。针对这位同学的上述回应,并且在再三思考过后,我认为有必要以一种比较公开的方式做出解释,因为它涉及到一个人尤其是年轻人(包括我在内)如何读书、如何寻求真理、如何开阔视野和增强自身判断力等问题,即一个人如何健康成长的问题。作为一名教师,我当然认为兹事体大,已经不仅是一个纯粹私人的或者信仰的话题了。所以就以这种方式作出以下答复,如果有什么唐突之处,还望那位学生见谅。

在讨论问题时,讨论的一方不要因为对方毫不罢休的追问而认为他是出于某种偏见。我对佛法并没有成见,追问本身就是我的风格。我们不否认任何追问都是从某种立场开始的,但学术追问的意义在于,由于在追问过程中会遭遇对方就另一立场的有力捍卫,这就迫使追问者发现并反思自己追问中出现的问题,从而使自己的视野得以拓展、思维得以训练、认识得以提高。我信基督之前,以及在初信之时同一些学生读《创世纪》的过程中,自己对圣经的追问以及所面临的别人对圣经的各种批驳质疑,更是多得不得了。那些驳斥甚至是一棒子打死的、全然否定的。毕竟《圣经》从第一句话开始(“太初神创造天地”)就一直在逼迫和挑战着我们既有的思维观念,比如我们对于时间空间的认识和对于创造的认识,都需要彻底地来一番痛苦的思维转换。而人的可悲之处往往在于,固守已有的信念,害怕自己的思维习惯及生活方式受到颠覆,对新事物常怀恐惧。这归根结底是人类缺乏安全感的体现。而这恰好是我在开始接触《圣经》时最让我兴致盎然的地方:那似乎是一场充满刺激的思维游戏,它促使我必须放下既有的主观认识和自以为正确的各种观念的架子,而试图从对象的角度、从上帝的视角来思考什么是世界、什么是律法、什么是公义、什么是爱等等。也就是在这样的反复拷问当中,阅读《圣经》的好处越来越多地体现出来,我也就是在这样的怀疑挑战中确立了自己对上帝的信仰。

我认为,只要是真理,就一定得经过各种锤问,必须在不断地质疑中解决其中的各种矛盾,最终显明其核心的简单质朴而又一以贯之的本色。

可是,在我读那本《观音圣迹集》的过程中,我不得不为那位同学的选择感到忧虑。恕我再次直言,如果他真的受那本书的影响,我认为他会陷入更深的迷途的。时间越长,只能说明在迷失路上越陷越深。信仰虽然自由,但年轻人成长中真的需要有一些分辨力,否则人生会走很大弯路。那本书中道听途说、主观想象甚至虚谎之处(比如说孙中山是佛教徒并且观音为其显灵的谎言)真的太多。难道那就是所谓的实践佛学?脑子糊涂,实践能好到哪里去?再说不客气一点,如果我来编写自己的各种奇异见证,我能写出比这更多更奇妙更令人赞叹的,而且还会有板有眼有理有据,聊斋志异嘛;如果让我也几天几夜不吃不睡苦修苦炼,我照样能看到各种观音显灵的圣迹,只不过这种圣迹是我又困又饿眼冒金星的结果。

这样说也许太过于刻薄,甚至让虔信的对方感到非常不快。但我必须说这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涉及到一个人的人生是否能健康成长。生命毕竟有限,每读一本书都会占去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时间。所以读什么书、做什么事,在人生中真的实在太重要。我虽然不敢妄称也从来不会宣称自己掌握了真理,但对于什么是谬误,尤其什么是思考方式方面的错漏,还是有起码的分辨的。我现在只想对这位学生强调一点,靠一种所谓的神迹、见证、显灵或者奇行异事获得的信仰,根本上不是真正的信仰。《申命记》2929节说:“隐秘的事是属于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人能够把这些明显的事情探究出一二,也就是不得了的荣耀神的事情了,何必僭越窥探那灵界的隐秘或隐私?即使我们得知一些隐秘,又能证明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反倒令神祗不高兴呢。信仰的根基完全不是如何显灵、谁又施行了什么圣迹。真正信耶稣的人从来都不是因为他行过那么多神迹而信的。那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许多作者或所谓的宗师之所以迷惑读者或信众,往往也是通过炫耀自己在知识上或真理上或证量上或道德上或奇迹上比别人高明来达到的。我对这种自夸的书籍和话语向来是怀着谨慎的警惕。伟大的书一定是充满谦卑精神的书。

所以,那些试图经由自己得到甚至能够施展圣迹奇事来证明信仰的真确性的人,完全是背离了信的真谛。我们面对信仰,更重要的是要面对内心的坦诚,即是否真的不去自我欺骗,不去为了说服或辩论而虚与委蛇。这种自我拷问,即内心和外在生活行动的统一,才是真正信仰的基础。信仰的真正见证并不是我又经历了什么神迹,不是我的厄运是否得到转机,不是我是否因为信神而大病治愈等等。这种见证的效果,往往是排斥了更多人对信仰和神的接近。是的,你是得到了这些见证,得到了这些眷顾,可是那些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人,那些因各种意外而遭受灾祸甚至英年早逝的“好”人,他们难道就不被救赎,就是活该?真正的见证不是特殊性的、特例性的、纯主观的,不可证明的,而是一个人整个人生的见证,即当你成为一个信徒时,你这个人的整个人生得到了多么奇妙的改变,你在各种情感、家庭、事业的关系当中是如何担负起自己的职分和责任的;你在面临生死、病痛、得意和失意的人生经历时又是如何活出神性的荣耀和光芒的。这样的见证才是实实在在的,根基稳固的见证。

也许我的这番话过于严厉,但作为一个走的弯路比那位学生多得多的过来人,我还是想忠告几句。头脑的清醒和人生的正确选择对于一个年轻人的成长真的太重要了。一个人完全可以去信仰他认同的任何宗教,就像这位学生进入了佛教一样,我也一直对佛教(学)的博大精深而敬佩有加。但如果他所谓的“实践佛学”就是一种抛弃理论辨析的道路,就是对所谓的“证量”倾心投地的态度,就是对修行境界和圣迹的执迷(这种境界圣迹还蕴含着专制等级排他的危险),那他真的是从一开始就错了。请这位同学原谅我的直言,如果我说这番话有任何狂妄和自夸,也恳请上帝的宽恕,毕竟我真的是有罪的,尤其是自大之罪。上帝是一面鉴察一切的镜子,能照出人的一切光辉与黑暗,荣耀与卑贱。

    真诚祝愿我们都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让自己的幸福和亲人朋友的幸福息息相关,让自己的健康自由成为这个民族健康自由的一个部分(这话我在别的文章也说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