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理性讨论、信仰自由与表达方式——回金鼎君  

2010-01-28 15: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鼎是个很可爱的学生和朋友。在我俩最近进行的一次坦率交流中,他一再强调自己要做一个“独立思考”的人,要有“独立意识”、“独立性”等,而且真的提出了一些很让我反思的质疑。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作为老师和老友,我是以金鼎同志为荣的。但金鼎在讨论中暴露出的一些思维方式上的问题,我还是要指出来的;而他对我的一些评判,我也有作出解释的必要,所以在此简短回应。

金鼎在讨论中的核心观点是“不存在绝对的真理”。他支撑这个命题的理由如次,但都存在论证的硬伤:

第一,自己的生活经验。金鼎说,他“以自己贫乏的生活体验深感怀疑”真理的绝对性。这一理由以主观体验为标准,是用自己的相对性论证相对性,属于逻辑上的同义反复,是无法求证出结果的。此外,该感受无法纳入客观的证明,也无法抽象为可普遍交流的学理,所以不具有学术商谈性,一旦论辩和反驳,就只能是双方自说自话;而且,片面拔高自身的经验,就使他主张的真理相对性有了轻重优劣的问题,而如何衡量轻重优劣,将直接挑战所谓的“真理相对性”。

第二,立场和结论先行,却没有蕴含驳斥真理绝对性的理据:鼎说,“我生活在一个琐碎的世界里,我的世界是一个个小的碎片集合,我们自身是一个个情绪的小溪流的汇集”,这仅仅是对自己生活世界的情绪化描述,和证明真理是否绝对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不能说因为我的世界是琐碎的,所以真理是相对的;鼎又说:“首先我不认为人找得到真理,如果找到了,我觉得那也只是适合某个人或某类人的生活方式。”这里仅仅说说“我不认为”找得到真理。至于为什么会找不到,即使找不到,是否就能说明真理相对,他就语焉不详了;鼎还说,“我不认同绝对性,认为人应该在每一天有限的现实生活中去理解生活”,这里依然是“我不认同”,以我为主,同时他在“认为”后面偷换概念,转而讨论与理解真理不相关的“理解生活”问题。

第三,引征别人的话来证明自己观点时不严谨:为证明真理的相对性,金鼎引用了昆德拉的话说:“缺乏经验是人类生存处境的性质之一。人生下来就这么一次,人永远无法带着前世生活的经验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人走出儿童时代时,不知青年时代是什么样子,结婚时不知结了婚是什么样子,甚至步入老年时,也还不知道往哪里走:老人是对老年一无所知的孩子。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的大地是缺乏经验的世界。”严格说来,金鼎引用昆德拉的这段话,不仅没有证明自己的命题,反而颠覆了他前面非常自得的自我“生活经验”,因为昆德拉明确说“缺乏经验是人类生存处境的性质之一”。我当时的回应指出:金鼎引用昆德拉的话,根本就不能说明这个世界没有绝对性,而仅仅能证明这个世界缺乏经验性。世界缺乏经验性,在我看来,既无法证明真理的相对性,也无法证明真理的绝对性。金鼎在这里犯下了现在学生做学术论文时滥加引用名人名言的通病。

第四,严重的逻辑问题:金鼎说,“‘真理’总是局限的,相对的,经验的,只希望有生之年能稍稍向它趋进一些,不至于错的太离谱。”我针对此的疑问是,真理既然已经是局限的、相对的、经验的,你向哪个真理趋近一些呢?“不至错的太离谱”的判断标准是哪个真理呢?如果真理都相对了,到底还存不存在错误、甚至错的离谱的问题?对于我的质疑,金鼎也做了三点回答:“1,我是向那个‘我不敢绝对认同的’‘也许后来证明不是真理的’‘自己经过分析认为比较靠谱的’自我认知的标准趋近。2,它的判断标准是:自己的思考判断,经常吸取别人的意见,实践检验等等……3,‘真理’一词,在反驳之前请加上引号,别给鼎鼎下套啊。关于错误的问题,当然是有的,比如实践检验过后,切身经历反思后,你会发现一些做法不靠谱,不可取,所以改变方法。”他的第3点反驳说我没在他说的“真理”一词前加引号是给他下套,这实在是诛心之论,不知所云。整体上,金鼎的三点回应还是以“自我认知”、“自己的思考判断”,“切身经历反思”作为标准,说明他是把这种“自我”作为真理的源头了,这在论证上真的需要好好完善的,并且该论证也没有解决如何从一种相对性走向另一种相对性,即如何在以自我判断为标准后,还吸取别人意见的问题。即便他解决完善了这个问题,也依然没有回应我的质疑,因为我的质疑是纯粹逻辑周延的质疑,即真理相对性的错误标准何在的问题。金鼎所谓的“自我”、实践等标准,已经在他设置的相对性范畴以外了。金鼎径直将他的回应纳入个人判断的生活实践问题,等于是回避了逻辑的难题,只能说是一种狡辩了。

我是主张存在绝对的真理的,而且有一系列正逐渐完善的支撑理由。这些理由都体现在我对金鼎提出的七个问题当中。这里就不再赘述,待时机成熟,我会专文论述的。由于我对这个命题尚在深入的思考过程中,也由于金鼎那种纯粹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见式表达缺乏学术的论证传统,所以我特建议他先看看一些后现代的书籍。因为后现代思潮基本都主张真理的相对性,并且有过很全面的论证。金鼎要我推荐相关书给他,我就不必掉书袋了,网上都可以查到,而且我手头后现代方面的书也不少,鼎鼎随时可以来借阅的。后现代思潮我在读硕士期间曾经很是着迷一阵,因为那时也是苏力等传播后现代最力的时候。但现在看来,其在今天的销声匿迹也与其主张论说的漏洞是有密切关联的。

好了,以上便是我们最近讨论的主题。本来如果围绕主题逐渐深化拓展,大家在方法思维上共同促进,知识视野上相互开阔,讨论将是富有意义、让人长进的。遗憾的是金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原因,一再把讨论引向与上述主题不相关的信仰和我的上课、言说方式等问题上,甚至整出个我在信仰“新婚期”的“长期表现”之说,其顽皮劲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我始终回避这些“非理性”问题,他却紧纠不放,把偏题当做了正题,这是学术论辩的大忌,先提醒一下。考虑到在金鼎的扩大化讨论中,对我本人多有偏见和误会,特申辩如下,祈望理解:

第一,我在信仰后与大家交流过程中当然有很多变化,这一点大家都能看出。但我的这种变化,和一个人最近有什么读书生活心得、有什么美好之事,拿来与大家分享并无本质区别。不要认为只要是信仰的表达就是在“传教”,这个帽子是不能乱戴的。真要这么说,那今后谁还敢表达自己的观点呢?要知道,我都是在平等交流的场合表达自己的信仰立场的,尤其是在饭桌聚会场合,表达自己观点何错之有?我们每个人每天的言说,不都在表达和维护自己的观念么?这一点有神论和无神论之间、不同信仰者之间,又有何区分呢?既然是在平等交流场合的言谈表达,大家当然是在一种其乐融融的气氛之中,如果有人“不乐于接受”,可以反驳、可以要求换话题、可以打岔、可以不参与、甚至可以离开,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大家不信,是不是就意味着大家不感兴趣呢?与其纠缠于害怕被传教,为什么就不能具体分析其中所说的是不是有点道理呢?信仰说到底是个人的选择呀。理性上想清楚,和是不是信仰,根本就是不同的两回事呢,这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强调吗?我什么时候又强加别人接受我的信仰观呢?

第二,更重要的是,我一向捍卫信仰自由,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宽容不同的价值选择。但信仰自由和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不矛盾,就像言论自由和捍卫自己的言论也根本不矛盾一样。正是基于这一点,当我在面对各种有关基督信仰的质疑时,都尽量从理性出发,正面论证其中的各种问题,不回避,不武断地接受或反驳。每次讨论的热烈,不都是因为有兴超等人不断的追问和质疑么?而我的回应,不也都是非常坦诚的、有针对性地说明,注重说理、思维严密和逻辑完善么?说到底,当我们在聚会时展开这样的讨论时,无形中已经把信仰问题转化为学术问题了。既然是学术讨论,更值得关心的就该是问题本身,而不是立场的不同了。辩论者真正需要抓住的,也应该是对方论证和说理的不足,如果人家说得在理,尤其是思维方面有启迪之处,不妨坦然接受,而不因偏见而加以拒斥。这就是一个认识和进步的过程,与什么左派右派、信与不信都没有关系。所谓自由,不就是有自由认识和选择的空间么?争论的过程难免有过激之处,但如果我在论述时有什么地方蛮不讲理,大家尽管指出即可,我怎么会不接受呢?但至少就每次讨论结果看来,在座的,包括你,也没有说我是不讲道理、思维混乱呀。当面不指出,背后论断人,这又算诚实的独立思考态度么?

第三,至于我说“某某某是优秀基督徒”的问题,往往都是客观描述,是为自己寻找信心的榜样。我不也说过孙中山是不合格的基督徒么。毫不吝啬地赞美别人,包括周围的人,一向是我的长项,如果就此让你认为我在展示优越感,那我表示歉意。但作为真正的辩驳,你应该做的是具体指出我列举的哪个人物不符合我所谓的优秀标准,然后我们就这些标准细化来讨论,这才是有价值的。我反对动辄就把好人归入自己阵营的“拉大旗作虎皮”的做法,也反对动辄就举出坏人例子把某个群体说得一钱不值的论证方式。说到底这样的论辩法仅仅是意见表达,而没有学术含量。如果我无意中有这样的毛病,今后一定改。但我还想重申自己真正的意思,那就是我认为西方近代以来各种哲学政治思潮,基本上都是以基督教为背景展开的,离开这一背景,很多认识和判断就是肤浅或错误的。我记忆中从来没说过尼采是基督徒,如果你真听到,那一定是我的口误,因为我的本意从来并非如此。我对尼采的评价恰好是在纠正那些认为尼采简单否定和仇恨基督教的流俗之见。我认为,尼采对基督教的感情之复杂,是需要从学术上好好梳理的。他说的上帝死了,到底指哪个上帝?尼采相不相信一个绝对神的存在?尼采为什么发疯等等,都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严肃问题。有用力颇深的研究者曾指出尼采对基督教的批判是“旷野开道路、沙漠开江河”之举,像施洗者约翰“为主修直道路”,尽管像一位疯子,却是一位被上帝遗弃的“先知”,使对宗教或上帝的谈论展开一种前所未有的可能性。我也准备在下学期和大家读完《论语》后,开个尼采的读书小组来深入讨论这个问题。关于尼采与基督教关系的研究,可先推荐一本刘小枫编的书《墙上的书写:尼采与基督教》。总之,我对任何人物和问题的评价,包括对什么民主、自由、民族主义、“中国特色”的评价,从来秉持学术的标准,不简单化概念化,而是充分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注重其提出的语境性。我何尝简单肯定或否定过民族主义,中国特色?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动辄认为别人对现状的批判就是简单化的判断,是不是也是更简单化的评价呢?

第四,对苏力的评价:我记得自己早就对你解释过我对苏力评价的原因,但你到今天还是拿着我的半句话就开炮,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对苏力更多更严肃的学术肯定。现在我再声明一下,我在各种场合都不遗余力地强调,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苏力是中国大陆法学界学术做的最好的一个,而不是之一,他是法学第一人。我的学术路数,深受苏力带领和影响,终身尊敬感激。但“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我同时从学术评判的立场认为,苏力是“小事清醒,大事糊涂”的,主要原因在于,他对一些“大事”的判断,并没有遵循他一贯的学术批判解构立场,而不容有丝毫讨论的余地;不容讨论,岂不糊涂?他虽然受后现代思潮影响颇深,而他却有不少根深蒂固的绝对性的标准,这难道不是可爱的矛盾?我真希望你在读别的书时,也像读苏力的书一样,使劲吸收其中的营养;我也希望你能把批判别的立场的态度,用上一二分在苏力的著作这里,就像我之批判苏力、批判圣经那样,这样才能进步。做学问的态度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不拒绝,反虚心接受;对自己喜欢的,不盲从,反严肃批判。在这样基础上的吸纳,才能转化为独立思考后的知识。

第五,关于我上课的价值中立性问题:我早在《冬夜里,让我们相互温暖》那篇法律与文学最后一课的讲稿中有充分说明,可惜你那节课并没有来听,从你这里的评价看,你也没有认真读过我那篇文章中对韦伯价值中立性的解读。我再度表明,我一直在身体力行课堂的价值中立性。正如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大学课堂里该讲授什么东西,问题仅仅在于你到底是以政治的姿态还是以学术的姿态来探讨这些问题。政治是命令,是服从,是灌输,是拒绝不同的声音,是要求不加反驳的接受;相反,学术则是开放、是探索,是容忍,是尊重对方的立场,是平等交流并保留分歧。”在今天的中国,实现课堂价值中立性的最大障碍,恰好是存在许多话题的禁区。而我的一些上课内容引起争议,也根本是因为我触及了一些政治禁忌的话语,触动了一些人的价值偏见,比如民族主义之类。但我对民族主义等的思考和阅读,本来是非常系统的,遗憾的是许多人仅仅因为我在讨论这个禁忌话题,就根本不愿去听我的“价值中立”的论证。所以,我不在乎那些所谓的江湖议论,反而认为其中许多的评价,根本就是感情用事的评价,他们没有好好听过我的课,也没有仔细听我每个观点后面都给出的具体的理由。要批判我,请先批判我观点背后的论证和理由。我一向对那种没有丝毫学术含量的、观点定性式的评价嗤之以鼻的,它们根本不值得一驳(这可是学习苏力,他对那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歪曲可笑的评价一向轻蔑地不予回应)。我要连自己经过认真思考过的观点都不敢坚持,我还是我吗?笑话。所以,我今天仍然坚持我对一些禁忌话题的观点,尤其是理由,比如国家如何统一问题、比如什么什么事件的问题等,没什么的。不过我不会在公开场合再引发这些无谓的争论了,毕竟对方无法在一个平台上心平气和讨论问题。上课对得起自己良心,让学生真正有所收获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是扯淡。

第六,关于我的表达问题:这也是我时时在反思、在改进的。我会听鼎鼎的话,就事论事,少些油盐酱醋,要更加平和、从容,尊重不同的声音,但保持独立的尤其是清醒的头脑更加重要。至于鼎鼎说我文章“重口味”,我还真没发现有多重,比我重口味的人俯拾皆是,重口味适当来一下也是可以的,作为生活的调剂,开心开心。当然,今后在表达策略,尤其是在选择讨论的时机和话题上,需要更多智慧,这一点真的要向韩寒同志多多学习。总之,我的表达真的问题很多,需要慢慢校正啊。

说了这么多,该结束了。再次感谢金鼎的激发。“旁观者清”,作为老师,我是真的希望金鼎天天进步的。遗憾的是我从你这次的发言中发现你虽然书还继续看,但主观的偏见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对新知识新思维的更新进步方面不仅毫无进展,反而退步不小,但愿仅仅是“考研综合症”而已。不要以为看书多就能进步,很多人是越看书越糊涂的,因为他们只看自己愿意看的书,只看迎合自己标准的书。我的核心观点是:无论是信仰、还是别的问题,都请不要来就定性,而是请先从理性、逻辑上倾听和阐明见解。观点可以不同,但支持观点道理却是可以沟通的。此外,在读书求学求长进的过程中,放下自己的标准,敞开胸怀吸纳不同的标准,才是独立思考的前提。我的言语辞不达意,多有得罪之处,请多多见谅。还是那句话,我给你指出的问题,我身上都有,甚至比你更严重。我们更需要的是自我批判,无论个人、国家、民族,都是如此。再次引用孔子的话作为共勉:

    “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