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空洞的立场和无谓的争论——评徐小小的“傻逼国民”论  

2010-09-12 18: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意中在人人网上看到一个名叫徐小小的女孩发布的一个状态:“共产党面对一群傻逼一样的国民,依然把国家能稳定下来,发展起来,是件多么伟大的事情,我很怕被一群傻逼弄得失去这样美好的局面。你们还让我爱国不爱党?我又不是神经病。”

    人人网是中国青年学生的思潮的集中地。这段话出自一个小姑娘的笔下,还真让我有些吃惊。稍微浏览一下她主页上的一些相关信息,发现充满了与不同人之间有关“爱党爱国”和“反党卖国”之类问题的论战。

    我是很佩服徐小小捍卫自己立场的坚执精神的,当然我更感谢这个网络的时代,让大家能这么公开地讨论这样的问题。能够公开表达异议,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其实正是有实力有进步之底气的重要表现。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但讨论还是需要有一些理性和逻辑的。否则便容易陷入无谓斗气的情绪之争,让自己没有多大的长进。讨论的目的不是为了要说服甚至强迫别人信奉你的观点和立场,而是为了让真理更全面地呈现出来,让参与讨论的人在思维和认识上有所进步,让自己变得更加开明达观,而不是固化自己的偏见。讨论一旦陷入意气之争,便往往听不进不同的声音了,发展到人身攻击,也就更加没有意义了。

    我在这里仅就徐小小的这番表述简要分析一下其中的问题,目的还是希望能借此自省和共勉。观点多样是社会的常态。辩论中出现一些逻辑和论证的偏差也是正常的,毕竟每个人都是有限的,只要虚心吸纳不断改进即可。所以,我以下的分析肯定也会有不少的认识盲区,但我希望能以平和的姿态来探讨问题,至少自觉避免那种情绪化的态度。

    徐小小所写的最后一句话——“你们还让我爱国不爱党?我又不是神经病”,其感情色彩就非常强烈。我想她一定被某些不同的声音逼急了。但一个人在“情急之下”往往不会“计从中来”,反而会自乱方寸顾此失彼。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那些“爱国不爱党”的人都是神经病了。这种说法本身是大有问题的。其实就个人而言,爱是选择的结果。共产党虽然是执政党,但党和国仍然是不能捆绑销售的。一个人爱国不爱党不矛盾,爱党不爱国也不矛盾(所谓“全世界无产阶级一家人,共产主义无国界”)。有些人,比如徐小小,既爱党又爱国,这是可以的;但也有些人,不爱党也不爱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的,就像解放前国民政府时期,很多人是很不爱当时的执政党国民党的,但不影响这些人仍然如此深厚地爱着这个国家。我注意到徐小小曾经说过的另一句话,“谁能让我幸福我爱谁。就这么简单。”这话虽然也有所情绪,但其中的道理相对而言就比较平和,说出了爱出自自我感受的道理。如果那些和徐小小论辩的人,只是表达自己的意见“爱国不爱党”,我想小小君就没必要这么动怒;当然,如果那些人居然还想强迫小小君“爱国不爱党”,我首先对他们的做法就完全不赞同,反而对徐小小的不平表示充分的理解。

    不爱党,不爱某个团体,有多种理由。你不能说这个党给大家带来物质进步的“美好局面”,我们就必须爱它。就像一个女人不能因为一个亿万富翁给她一笔丰厚的财富,就会爱上这个富翁。同样,不爱党,不爱某个团体,或许也出自一个人的做人立场。有些人,比如我,就不喜欢参加党派,更讨厌组织什么党团,我对任何建制化的东西可能带来的对人性的异化戕害都始终深怀警惕。这种“一个人在战斗”、“无组织无纪律”的自由生活状态是我所追求的。作为一个愿意做现代公民的人,我觉得那种阵营思维已经落后了,就像不能因为我和某某某在自由和人权方面有一致的看法,就把我们划为什么“右派阵营”、“一路人”一样。我们每个人就每件事的具体立场倾向,都应该是基于自己理性判断的结果,并随时准备修正自己错误的判断。(为了防止某些知道我是基督徒的人抬杠,特别声明一下:我是基督徒,完全是基于我个人和上帝的关系,但我不是属于哪个教会组织的“基督教徒”。)

    徐小小这里所言的“共产党面对一群傻逼一样的国民”的说法更是有问题的,也无意中造成了给她所爱的共产党抹黑的效果。如果这句话是站在执政党的立场说的,那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姑且不论徐小小能否代表党发言,这种话也是任何明智的统治者都不会说出来的。须知一个国家的人民(简称徐小小所说的“国民”)永远是当政者的衣食父母,是任何统治者最应该尊重的对象。把国民视为“傻逼”的执政者是配不上执政者的称号的。既然国民都傻逼了,你还统治什么。统治者尤其要真诚,如果你以傻逼的心态,以不把人民当成有尊严的人的心态去统治,这肯定是不对的。更何况共产党一直是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的利益的,我们的国家就叫“人民共和国”,毛主席就说过“人民万岁”,小平同志也说“我是人民的儿子”。如果说人民成为了“傻逼”,那岂不成了“傻逼共和国”,“傻逼万岁”,“我是傻逼的儿子”了,这绝对是扭曲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原意的。

    或许徐小小会补充说,之所以说国民“傻逼”,是因为这些人民先骂党和政府傻逼的。但是,人民骂执政者傻逼并不是执政者反过来骂国民傻逼的理由。而且骂政府傻逼往往不是坏事而有好的社会效果。其实人民本该享有骂政府的权利。就像麦迪逊说的那样,统治者既然不是天使,就需要对统治者有各种内在外在的控制。我们充其量只能说政府傻逼,千万不能说人民傻逼。历史事实也证明,中国共产党在执政期间,也是走过弯路犯过错误的,这是不能文过饰非的。而中国今天的“发展”,根本上也是得益于执政者认识到自身错误,反省前行的结果。至于徐小小担忧的“我很怕被一群傻逼弄得失去这样美好的局面”,我觉得真的是过虑了。中国今天的美好局面,得益于大环境的改善,但更得益于这群“傻逼”的努力,我们执政党领导人不也多次说过,中国人民是最勤劳勇敢最有开拓精神的民族吗?只要给予他们一丝空间,他们就能创造出巨大的精神和物质财富。这也是眼睁睁的事实。中国如果丧失“美好局面”,根本原因也不可能是傻逼的“不爱国不爱党”造成的,更可能是人民被“傻逼化”,被予取予夺、被扼杀创造力的结果。

    假如徐小小所谓的“一群傻逼一样的国民”,是站在自己的个人立场上说的,也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只要生活在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是国民。徐小小本人也不能排除在国民之外。那么“这群傻逼国民”当然是包括徐小小的了。当然,如果她要把自己和某些志同道合者排除在这群“傻逼”行列之外,看来也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傻逼”与否的判断和分类标准到底是什么徐小小语焉不详。至少就对党或国家的“爱”来看,“爱”本身不能作为“傻”与否的准则。爱可以使人聪明,也可以使人愚蠢,恨也一样。总之不好判断。更何况作为国民的一员,以现代公民的标准来看,需要弘扬的是每个人自己的个性和生活方式、思想方式,人的禀赋、能力和机遇都千差万别,每个人都不要自认为比别人聪明,否则就有种族歧视的嫌疑。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反而是督促执政者提供更好的展现个人天赋才能、促进人人平等的制度平台。

    至于徐小小说共产党把国家稳定下来,发展起来,这种爱国者“捣蛋”们惯用的论调其实是大而化之说法。稳定与否执政党本身最为清楚,不用人民来宣扬,人民只关心自己的那点实在利益。至于中国整体上的发展,也没有谁在否认,但具体哪些方面有发展,哪些方面发展滞后,发展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稳定发展的横向和纵向对比如何,稳定和发展的代价有多大,这种稳定和发展的潜力在那里,都需要具体给出量化的分析,而不是“一俊遮百丑”。就历史的长时段看,断言现在就是“美好的局面”也未免结论过早,毕竟相对于中国古代那些两三百年以上的封建王朝来说,中共建政至今也就六十年光景,在这六十多年时间中,糟蹋掉的光阴也不少。也许到中共执政一百年过后,再做出相应的评价更客观一些。我们身在历史迷局当中,毕竟看不清楚。更何况,就中国共产党的政权目的来看,不就是为了建设一个新中国,为了人民的幸福么?奋斗出一个美好局面,那只能说是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是尽到了政府的本分,又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呢?

    我现在宣布一下自己的立场:我爱这个国度,我的血液里流淌着这个民族的基因和魂魄,我对这片土地的爱也是含着热泪难以割舍。爱是一种真挚宝贵的情感。我爱这片国土的壮美博大,我也爱她的满目疮痍。因为爱,我才有责任把这两个方面都说出来。另一方面,基于我前面说的“反对拉帮结派”的个人理由,我并不爱共产党,也不爱任何党派。我认为我爱国,我也有不爱执政党的权利。而且我更想强调的是,我不爱党,不等于就是反党,别人不爱国,也不等于就是卖国。我想这点逻辑关系还是非常清楚的。毕竟十几亿人民中,共产党员的数量还不到一亿。这剩下的十来亿人民,除去即使没入党但也仍然同情甚至暗中“喜爱”共产党的——往多了算就算超过一半吧,毕竟还是有剩下的至少一半六亿左右的人民是可以说不爱党的。但你不能说他们就是反党分子。

    爱的忠诚只是对于个体才有意义的,就像你爱你的老婆,但你不能因为除你之外的别人都不爱你的老婆,就认为他们是恨你老婆的。反之,其实你倒应该感谢别人没有爱你的老婆,这样才让你的“婚姻政权”如此的稳固。爱同时也是需要“听其言观其行”的,多少口头上天天把爱国爱党挂在嘴上的贪官污吏,最终证明不过是打着爱国旗号的蟊贼蛀虫。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而不是我这样的外部透明人士。

    我见证过真正忠于党忠于新中国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共产党员,那就是我那89岁去世的外婆。她解放前是贫苦农民,童养媳嫁给比她大30岁的丈夫,丈夫后来又被地主迫害死去。解放后她不识一字,却因为出身好,积极参与革命,当上农会主任,后来又成为老家县法院的一个副院长。外婆当上副院长后,连公章都要秘书刻上箭头以免她盖颠倒。但外婆真的是勤钻业务,田间炕头为人民排忧解难的,她廉洁奉公,退休后连一台黑白电视都没有。她在当地深得民心,也发自肺腑地感谢共产党的恩情,因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她和我们这个家庭。至今回想起来,我还一直后悔大学时代经常和她辩论一些党国问题,让她气愤不已。我对外婆愧疚不安,因为我深深伤害过她纯真的感情。爱真的是不能强迫的,就像恨也不能强迫一样。

    今天,我非常理解徐小小的情感。但正因如此,我更相信,一个国家的繁荣富强,最终得益于一群自由自信健康开明的人民的兴起,而不能靠一群“傻逼的国民”。这方面从自我开始的努力,或许才是一件真正“伟大的事情”。就像八十多岁的富兰克林在制宪会议上道出的那番真知灼见:“年纪越大,越倾向于怀疑自己的判断,更尊重别人的判断。”我想,懂得怀疑自己的判断,尊重别人的判断,这大概才是走向自信自强的起点。愿我们共同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