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就读书会事件致西北政法大学各位领导的信  

2012-12-17 08: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朱开平书记、贾宇校长暨各位学校领导:

您们好!

思索很久,还是决定给您们写这封信,说说有关我的读书会的事情。我本学期开展读书会的初衷、内容和形式,以及整个被禁事件中我坚守的学术立场和原则,都可见于之前的《大学读书会被禁事件中的学术与政治》一文,这里不再赘述,诚望您们能拨冗一阅。

在此,我只想就这个事件中反映出来的如何建立师生与校(官)方之间的良好沟通机制问题,与您们诚恳交流。

第三次读书会突然遭遇来自省上的压力,完全出乎我本人的意料。然而,学校针对这一事件的过度反应,更是让我非常失落。当时在与传达禁令的学院领导沟通时,我一再表达了对省有关部门及学校的充分理解。我想其中一定存在某种误会。为此我尽可能采取了各种合作和妥协的努力,多次进行解释说明,并按程序填写了正式申请(尽管读书会本不属于学术研讨会的申请范畴)。很多人问,为什么偏偏就是你的读书会被禁了呢?作为当事人,我比任何人都更渴望知道其中的原因。我当时的单纯想法是:希望告知禁止读书会的理由,具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无论是主题、书目、形式还是参与人员等,我都可以针对性地进行调整和变更,尽量让读书活动顺利进行。实在不能举行,只要校方在听命于上级之外, 能对老师和学生也有所体谅和考虑,在尊重爱护的基础上予以劝说,我无疑会接受并暂停举办。事实上,我内心已决定做出妥协。

然而,令我遗憾的是,校方除了反复声称“我们也没办法”之外,既没有对我给出实质解释,也没向上面就读书会的情况予以必要说明。更让我遗憾甚至吃惊的是,学校有关方面很快开会作出了三项禁令,禁止我使用一切教学学术场所,禁止教师同事参与讨论,尤其是禁止学生参加读书会。这三项决定及之后有关人员以政治大棒恐吓学生不得参与读书活动的做法,让我心痛不已。这哪里还像一所大学?

我希望您们能理解我当时的感受,试着想想,处于那种孤独无助的情况下,我能怎么做?我能简单放弃吗?我热爱法学教师这一职业,我整天在课堂上给学生说要坚持正义、捍卫法治、认真对待权利、守护大学精神,可是,如果面对这种完全无顾大学尊严和底线的做法,我还继续退让,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再在课堂上宣讲那些连我自己也不相信不践行的“知识和真理”?

所以,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我同自愿参与的20多名学生,坚持在寒冷的楼道里站着进行了第三次读书会。其中的感受五味杂陈,被学生感动,为大学悲凉。

为了不让大学读书活动沦为某种对抗,为了维护读书活动本身的纯粹学术性,原计划在121日进行的最后一次阅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读书会,几经慎重调整和准备,定于将在1223日进行。我仍然坚持在大学里读书的原则,坚持教师有权使用教学学术场所的权利,坚持学生读书不受干预的底线。

而且,我也从不同场合得知,学校的许多领导和教师,在私下里都赞同我的读书活动,赞同我的上述三个坚守。我感谢您们的理解。不过,作为法律人、公民和大学教育者,我认为身体力行地培育公开言说、理性商谈的机制尤为重要。我们构建的是一个和谐的社会,一个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在公共生活中学会平等地说理和沟通、尊重和包容。

然而,正是在这里,我遇到了不小的困惑。读书会若不是遭遇莫名的阻拦,其对西北政法的影响无疑是积极正面的,就四次,读完就完了,再公开也不至于引起太大的关注;而第三次读书会因被迫站着进行,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实非我之所愿,我早已为之身心俱疲。就像我在那篇文章中说的那样,任何弱小的个体,面对这样一个强大无形的权力,都是不堪一击的。我知道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我困惑的是,如果当时校方能与我多做主动的沟通,也许情况不会到这个地步。为什么自上而下都以完成政治任务的心态,如临大敌地对待一场学术性的读书活动?为什么学校的管理者们只要下达完禁令,便觉得自己不用再承担上面的责任,而忘了对学生、教师和大学担负的职责?我还困惑的是,从第三次读书会被禁到目前,从我已有过多次公开说明到现在,从我决定第四次读书会继续进行到今天,学校领导仍然没人就这一事件及其后续该如何妥善解决,作出过任何回应。集体做出阻挡行动后便是集体沉默,难道这就是整天倡导去行政化的大学制度下的行事风格?一件本来是有益于学校声誉的读书好事,一件探索多样性教学实践的公开读书活动,怎么会被污名化,变得如此尴尬和痛心?

我理解学校领导和行政管理人员的苦衷,所以每次的陈情和批判,皆就事论事,从不针对具体的个人,这也是我做人的原则,相信您们从我的公开文字中都能看出这一点。我承认只要做事,总会面临各种阻力,背负许多误解。但是我想说,这是一所值得我们珍爱的大学。大学是什么,既取决于外在的体制因素和政治环境,更取决于大学里面的人,取决于大学中人做出的各种本分的、微不足道的捍卫学术自由的努力。我们不是要等到外在环境完全宽松的那一天,才来建设我们的大学。争取自由和尊严,在任何时候都是重要的,其本身就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是什么,大学就是什么。我们开拓的自由的边界,决定着大学可能的未来。我们可能不得不尽量适应甚至屈从外在的压力,但外在的压力岂能成为集体推卸责任的理由?

我诚挚地希望您们能海涵我的直言。我渴望与您们坦率交心,因为我感谢您们对我的个性和缺陷的宽容,感谢您们为维护大学多元而默默做出的努力。更重要的是,我想通过这种善意的交流,让我们达成基本的共识。一所大学的声誉,并不会因为有批判和不同的声音而受到损害。大学的声誉最终取决于其学术的氛围和底蕴,取决于其自独立、自由、包容和历史担当的精神,取决于其面对批判、压力和困难时的所作所为。

我坚持学术的原则和底线,但不愿意让事态再向不好的方向发展。我只希望能坦然地在大学的学术活动场所和学生一道读书。是的,我可以继续抗争,可以继续站着读书,可以为维护基本的大学尊严而付出沉重的个人代价。但我丝毫不以这样的抗争为荣,也从来都以道德的姿态为耻。如果说光荣,那也只有您们、全校师生和我都感受到这是一所真正的大学的那一天,才是我们共同的光荣;如果说耻辱,我和您们都正在分担着大学精神丧失的耻辱。

基于上述考虑,我昨天上午先给朱书记办公室打电话,但没人接听;随后我分别与贾校长和李书记通了电话,并和宣传部门等做了电话沟通。我本想这两天同所有领导都分头进行坦诚理性的交流,但觉得以这种书信的方式,可能更能准确表达我的认识。根据我之前主动与贾校长及李书记交谈的情况,我也进一步了解到上次读书会被禁的可能原因。我听有领导说,搞个读书会,为什么非要网上公开,还欢迎社会人士参与。我对此早有解释:读书论坛公开,诸多大学皆有。公开读书,不过是学校鼓励的多元教学方式探索之一,也符合向社会传播理性宽容精神的公民教育的主旨。事实上,在不影响正常教学秩序的情况下,大学里的课堂、讲座、论坛、读书活动、教育资源等面向社会公开,本就符合大学的精神,也是大学的光荣,正如北大的陈平原教授所说:“理想中的大学,应该是没有围墙的。”

所以,我将坚持进行预定的1223日的读书活动。考虑到学校的难处,我当然会根据情况做出变通,比如谢绝校外人士的参与,使读书会成为纯粹的师生交流;我也会真诚表达对政府相关部门及学校的支持理解的感激之情,并确保此次读书活动的规范性和学术性。我还期待能够通过您们,将我的真实想法及时跟上面沟通。当然,作出上述变通的前提,在于学校也尊重我的意愿,允许我这次正当使用教学学术场所顺利开展读书活动。我期待您们及时作出回应。

不管面对什么压力,我都不会有抱怨。我将秉持理性、尊重、平和与互爱的精神,在做事的过程中尽可能地寻求妥协和合作。但是,该坚持的原则、底线和承诺,我不会放弃。在我怀着最大的诚意做了各种该做的努力之后,如果此次读书会仍然遭到阻碍,我只能坦然面对最坏的结局。我无愧于心,所以无怨无悔。

最后,我再次希望这个社会,尤其是我们的大学,无论对人和对事,都能少一些政治化和阴谋化的敏感和推测。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会逐渐走向开放、多元、自信、理性、成熟和复兴。尽管最近我自身的遭遇似乎与此相悖,但我仍然欣慰地看到,整个国家正在处于这种良好的发展态势之中。我希望我们能共同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到来。我乐观其成。

此信谨致各位校级领导:朱开平、贾宇、宋觉、马永侠、宣力、马积生、郭捷、王瀚、杨宗科、李邦邦、刘鹏伟。

再次感谢并祝福您们!

 

西北政法大学普通教师:谌洪果

                                                                                    20121213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