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你的信、你的立  

2013-02-02 20: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督徒石衡潭博士组织了一个圣经论语对读班,一直饱受争议。最近他又编排了一幕名为《孔子与道》的短剧,更是遭到许多“儒者”的诅咒威胁。为家人安全计,他不得不发出声明,恳请相关网站和机构撤销对该剧本的转载。

以我对石衡潭的文章著述的了解,我认为他对儒家用功至勤,用力颇深,他对经典的态度亦严肃而谦卑。就全剧而言,当中的每段对话皆有严格的考证和出处,对圣贤孔子非但无戏谑之嫌,反而多尊崇之意。该剧最引某些人诟病之处,在于剧终演绎的孔子对天道的叩问。剧里,弟子子贡说,五百年后西边会有真正的道降临。孔子于是喟叹曰:

“真的吗?可惜我等不到那一天了。我多么想亲眼看见道,亲耳听到道呀。就是早上听到了,晚上去世也值了,也心满意足了,也踏实安然了。孩子们,你们要去寻求这道呀!不管道路多么遥远,多么艰险,都要去寻求呀!”

平心而论,这段话对孔子临终前仍在苦苦寻道之悲壮处境的描述,也是符合《论语》、真实客观的。争论的焦点只是这个“道”到底是什么?这一点《论语》中并没有明确的界说。所以在我看来,石衡潭的发挥,大体上属于他自己基于对自身信仰及华夏文化的理解,而对道的一种解释。至于这种解释是不是存在某些简单比附或误读的问题,是完全可以展开平和的讨论的。事实上,道的问题,就在儒学内部,两千年多来也都聚讼纷纭。

我要说的是,无论孔子的天道观存多大争论,孔子对“天”本身的虔敬是毋庸置疑的;同样,无论这个“天”是否与上帝有关,孔子相信人要为光耀和护守天道而活,这也是毋庸置疑的。总之,在儒家的系统中,圣人之言无疑值得信,值得倾听,但也是因为圣人能知天命,畏天命,顺天命。天人的分界,说到底仍然是一个信仰的谜题,是文明的密码。耶儒对话因而具有建设性的意义,在当下的中国,更是具有某种紧迫性。其实不仅耶儒对话,各思想各文化各传统各信仰之间的对话,都是尤为必要的,否则任何复兴都不可能。

这就需要对话双方采取积极谦卑、开放包容的姿态。可惜石衡潭博士的真诚努力为很多基督徒不容,也被许多儒者围攻。相比四百年前由传教士利玛窦和大儒徐光启合作开创,并绵延传承好几代的那些融汇中西、光大文化的胸怀气度,今日之人在视野上的偏狭,在思维上的落后,在态度上的戾气,实在令人唏嘘不已,忧心冲冲。

现在的问题不是对话如何展开,而是许多人根本就不愿走出这一步。我认为这并不是面对传统的恰当心态,更不是捍卫核心价值的负责做法。它完全有违儒家对待不同意见的那种“和而不同”的理念,更在自欺欺人地无视一个基本而残酷的现实:凡拒绝对话者,必定脆弱无力;凡害怕被取代者,一定从来没有过真正的主体性。

我们处于一个祛魅的时代,不同价值观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但没有理由因此对人类的命运感到悲观。相反,这恰好是希望所在,是文明不断焕发生机的必须。我们需要去对话,不是为了说服或改变别人,而是为了在不断地自我挑战中,使内心强大,使自身得到修复和更新;我们需要被对话,因为固步自封不是出路,每个真正渴望自由的人,都只能在被迫与世界的遭遇碰撞中学会独立、开放、抉择和坚守。

你的信、你的立,要靠承受批判来成就。在《欧洲思想史》一书中,弗里德里希·希尔明白简练地写道:“对基督徒构成威胁的并不是他们与世界隔绝,而是由于与世界亲密无间。”我完全同意这一点。在他看来,基督教在圣灵光照下的奇妙发展,得益于从它内部不断生长、释放出来的无数异端,得益于这些互相对立和肯定的精神之间的搏斗。在这个意义上,我无比欢迎对《圣经》和基督教理的一切歪曲、污蔑、咒诅和攻击,这本就是十字架的真理和荣耀所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事实上,直到今天,这些攻击从来都络绎不绝。《创世记》说:事就照此而成。任何信仰,没有对话和挑战,就丝毫不值得一信。这是我个人的信仰宣告,尤其对我持守的信而言,绝对如此。

你的信、你的立,要抛弃虚幻的集体观,回到孤独的个体中。克尔凯廓尔曾言:“真正的信仰义士总是绝对孤立的”,他“无声无息、与世隔绝、肩负着恐惧的责任踽踽独行”。谁若没体会过这种刻骨铭心的孤独,谁若没在孤独中感受过被弃绝和被接纳的滋味,谁若在孤独时不关心自己的灵命成长而只监视别人的信与不信,谁若不敢千百次地把自己的高傲击碎然后又将自己高贵地重建,谁,就不配说自己拥有信仰。信仰是你和你的所信建立的最亲密最孤独的关系,它作为特殊性永远高于集体性。在信仰中,你不必强调自己的主体身份,你只需不断认识自己。在信仰中,你不能以基督教或儒教、民族或国家等团体的名义,来找到安全和安适,从而精神的斗争沦为了权力的斗争。那会反衬出你在信心上的懦弱,而信仰,始终高于权力。

我赞赏希尔对奥古斯丁的评价:“世界对他来说,既是美丽的花园,又是眼泪的溪谷”。对,这就是信的真实状况——如何面对天人之间的世界。为此我们要对话,要在对话中展现或见证信的奇妙,展现信仰滋养下的丰富而多元的文化生活。生活空间的拓展,只能是向着信的终极不断靠近的过程,像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那样。信仰的奇妙在于:它是痛苦的溪谷,也是幸福的花园;它使那些被摧残被抛弃的人仍能燃烧着永不消失的强烈的爱;它让孤独如亚伯拉罕者,却赢得了这国这族,进而赢得了万国万族。它,是我们立在世上的理由——为了永恒,活在当下;为了不如意的世界,勇敢付出。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