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求你起来,怜悯锡安——《诗篇》译后  

2013-05-31 2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以来,每年我都会利用寒暑假的机会,通读上两遍圣经。最先用的版本,当然是和合本,并参照各种解经注释。读了两次以后,又以听带读,听完了Max McLean朗读的新国际版圣经(NIV,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在读经、查经、神学研讨、中英互参的过程中,也不断发现和合本在遣词表意方面的不少舛误之处。但和合本如今仍然是教会信众最为通用的版本,其原因不仅在于先入为主或习惯依赖,而且也与和合本本身的翻译水准有关。和合本具有平和、中正、虔敬、典雅的独特神韵,实现了圣言与中国文化的很好接榫。这种翻译文风,单独把某个片段词句抽离出来,是很难感受到的,只有通读整个文本,才能体会其魅力与味道。

后来,我又读过两遍现代中文译本(与GNT, Good News Translation对照阅读)。现代中文译本在准确性和流畅性上都有很大改进,读起来朗朗上口、通俗易懂,遗憾的是意译成分太多,而遮蔽了一些关键的神学真理(甚至模糊处理其中的分歧),此外此译本文字上过于平淡朴素,没能展现原有经文中那种庄重雄浑甚至拙朴的力量,在文学层面显得比较乏味,没有嚼头。

英译本方面,我主要还读过新标准修订本(NRSV,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而在文学和神学上都具有经典地位的钦定本(KJV, King James Version),我是跳着把创世纪、福音书以及诗篇读了。我手头还有一本NIVMessage本对读的圣经,读来很是受益。事实上,正是毕德生带有强烈个人灵修见证的Message本圣经,直接激励我以无知者无畏的心态来翻译《诗篇》,并且也是他让我开始理解翻译是建立与上帝的私密关系的过程。

我读经,喜欢在不同版本间穿梭,少有什么教派的畛域之见。譬如有一段时间随身带着一本小巧的竖体思高本,有空就翻翻,除了其中人名地名的译法感觉陌生外,倒也觉得思高本的翻译整体谨严端庄,文字丰富优美。此外,恢复本圣经我也浏览,发现许多地方比和合本、现代中文译本都译得妥帖。但是,细究起来,的确会发现不同版本圣经之间在核心教义上的差别。比如思高本将“称义”翻译为“成义”,恢复本对耶稣在人性层面受造的强调等,似乎都冲淡了上帝为中心的整全真理。要勇敢翻译,却不要以自我为中心,这是我译经的一大心得吧。

必须指出吴经熊和冯象对我读经译经的巨大影响。两位先生都曾游学欧美多年,具有一流的法律训练和卓越的文学造诣。巧合的是,也是在2005年,那时我还没有认识上帝,却先后亲密接触到两位先生的著作。那一年,我以吴经熊的《超越东西方》为个案,撰写了一篇有关二十世纪中国宪政坎坷历程的三万字论文;也是在那一年,我专门就冯象先生的《政法笔记》一书写了个书评,并有机会接受冯象先生的耳提面命。吴经熊译的诗篇(圣咏),意境高远,文字隽永,却惜之为了凑韵多有添附,更严重的则是试图把圣言硬纳入中国传统的文化之道当中,表面融洽,实则差缪太远。冯象先生的每一个译本及其相关文字,都是我必先睹为快的佳作。他对文字的敏锐、审美上的挑剔,以及他对个体信仰的独特体验和叙事,都让我受惠良多。冯象译注的《诗篇》,是我最重要的参考。诸君若有心,定能看到我的许多译法,往往取吴经熊和冯象先生的译本之所长,加以折中处理。

 

一年来,断断续续,每日只要有空闲,我就坐在电脑前,铺开中英各五六种版本的圣经,翻译《诗篇》。作为每日的灵粮,《诗篇》给很多人的灵修生活带来安宁和喜乐。可对我而言,更多时候,译读《诗篇》却是一个烦闷、焦虑、身心不适、百无聊赖的过程。是的,总比在微博、微信上打发时间要好吧?我这样自我安慰。

然而,奇妙的事还是发生了,我居然把《诗篇》翻译完了,居然对自己的工作如此满足,居然有被上帝眷顾的幸福。我仍然不否认纷乱的心路历程,但那其实与译诗无关,而是与我所经历的事情有关。这一年,我更多卷入了公共领域,更多在为某种底线自由与尊严抗争。面对各种不公、苦难和恶行,面对撕裂的共识与暴戾的氛围,我时时有绝望,有危机,然而,是翻译的过程,让我能够和这个世界保持某种张力,能够从中适当抽身,从“与上帝亲近”的视角,来看待我与世界的关系。

我要正视甚至善待起伏无常的情绪。《诗篇》作者的各种狂喜、感恩、赞美、抱怨、诅咒、痛苦、悲伤的情绪,使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当一个人身处情绪之中,谁也安慰不了,连上帝的话也无法安慰。这是人最真实的心灵境况。不过,人不能被情绪征服,尤其不能因为一时的情绪而取代了所认定的正确生活。我们可以从情绪中学习,不是学习支配情绪的心理术,而是学习调整生命的方向。

《诗篇》的作者做到了。大部分篇章,都以“求求你,耶和华”起首。这是重要的信息,在喜怒哀乐之中,你倚靠谁,你的灵向谁高举,至为关键。《诗篇》中云:“我信,所以我才会说:我悲痛欲绝。”信心的道路,必须经历这样的挣扎。它必须呈现,毫无隐瞒地坦露,尽管有时也想逃避,就像浪子逃离家庭。但这种信,使你被一根线牵引,使你始终知道你的出发与归属:

 

     愿黎明送来你慈爱的话语,

    因为你是我全部的倚靠。

    愿你指明我当走的道,

    因为我的灵单单仰望你。

 

《诗篇》的作者们承认人的残缺、堕落、虚空的状况,却不因如此而放纵本能、走向丛林法则;听任偶然、不关注灵魂之事。不,越是在困厄痛苦中,他们越明白要寻找“脚前的灯,路上的一盏光明”,那是圣言。他们的灵渴慕上帝,如鹿渴慕溪水。他们因而回归一种人受造的本分形象,回归某种纯粹的对自由、真理、正义和爱的追寻。他们因为被提携,犄角高昂。这就是帕斯卡说的,人渺小而伟大。知道自己为什么渺小,所以谦卑;知道自己为什么伟大,所以高贵:

 

 当我仰望你手指缔造的天穹,

    观看你安放其中的月亮和群星,

    啊,人算什么,你竟牵挂他,

区区人子,你竟眷顾他?

 

这是由信仰带来的生命的逆转。要放下自己,但不是无欲无求,而是让上帝扭转你的命运,不再以自己为中心,而是以祂的心为心,因为“祂医治破碎的心,包扎他们的伤口”。人很卑劣,却不再自惭形秽或以卑劣为荣;人不完美,却要认定“走完美之途,行正确之事”。人在黑暗中沉沦,却“求你点亮我的双眼,别让我沉睡至死”,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泉,在你的光中,我们得见光明。”

人哪,如何才能站立起来?去寻找你的荣耀所在,找到你的根基:“倘若根基已经塌陷,义人又能做些什么?”靠世人,怎能靠得住呢?所以何必自以为义。那寻找灵魂的人,必先改变自己,在自己的土地上改变自己。是的,唯有借助上帝的眼睛,才能看清世界的病灶。就在我译完《诗篇》的这几天,我发现,这片土地上有些人真的疯了。他们不管天塌下来,他们堵塞了所有的出路。而我们,我们能做什么呢?只有继续高举那灵,爱这个世界,爱我们自己的不配不堪。在不义的时代,我要做义人;在黑暗的时代,我要成为亮光。在绝望的时代,我要有盼望,在暴戾的时代,我要播撒和平。在充满恨的时代,我要爱,像特蕾莎修女说的那样,爱到伤痕累累。

 

     求你起来,怜悯锡安,

    因为是时候降恩于她了,

    那既定的日期已经到了。

    因为你的仆人爱她每一块石头,

    连她的尘土也令他们黯然神伤。

 

   让我们继续唱一首锡安的歌。“愿我灵活着,好赞美你”。是的,活着,为了赞美。这是《诗篇》的真谛。我们有泪,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但我们要欢笑,因为没有欢笑,就没有不朽。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