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对西北政法学术讲座审批办法的质疑  

2013-10-24 17: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1022日,西北政法大学官网首页,赫然挂出有关《西北政法大学举办形势报告会和哲学社会科学报告会、研讨会、讲座管理暂行办法》的通告。我认为,这个规定是荒唐可笑的、矛盾错谬的、有辱大学精神的、践踏学术尊严的。现就该《暂行办法》中的问题,从一个普通教师的角度,简要提出如下回应意见:

一、《办法》前言交代了其出台的依据,是2008年、2009年、2011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教育部党组、陕西省委高教工委发布的一系列有关高校讲座管理的文件。这就是校方规定的“正当性”基础,这也是学校管理者一贯的行事思维:当他们貌似忠诚地、变本加厉地完成上面的任务时,他们就认为自己很好地履行了在位的职责,也逃避了免受追究的责任。可是,他们却毫无顾忌地遗忘了自身最大的担当:这是一所大学,好歹应该维护一下大学自由的底线吧?好歹应该听听教师学生的意见吧?怎么总是心安理得地将学术拱手相让于政治呢?怎么就不能保持起码的独立精神和护犊之心呢?

二、《办法》第三条一方面主张“学术研究无禁区,课堂讲授有纪律”的原则,另一方面又要求“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坚决反对各种错误政治观点和有害言论”。这两方面的规定显然是自相矛盾的。在学术层面,研究无禁区,意味着不同观点的平等探讨、辩驳,任何一方无权以真理自居。可是坚持正确的政治导向,却要把政治标准凌驾于学术标准之上,由学术外行拿着政治棒子随意打压学术思想。此外,学术无禁区,是实质标准,意味着自由交流;课堂有纪律,是形式标准,意味着尽职尽责。无论怎么理解,都不应该政治挂帅,扼杀言论。所谓的错误和有害,学术外行无权认定,更不能搞自以为是的政治正确。

三、《办法》规定了事前“一会一报”的审批制度和事后“一事一结”的总结制度,让学校宣传部门有了全面掌控摧残教学学术活动的生杀大权。要求就报告人基本情况、讲课内容、人员范围逐一填表,这种实质审查完全无视学术活动自愿参与、开放透明的性质,是对学术活动的自主性和专业性的侮辱。我认为,教师讲什么,学生有权从学术角度批判,但那些不学无术的管理者是没有资格审查的。实际操作中,这种审查就是政治审查,与学术无关,并且沦为了选择性执法和双重标准:官方邀请的人员的讲座,往往校院处级领导一句话就可以举行,但只要是教师学生自组织的活动,则各层级职能部门相关管理者便装出道貌岸然公正执法的样子,极尽刁难阻碍之能事。政法大学的管理者,就是如此造法执法的。

    四、《办法》特别限制本校教师的正常学术活动,要求本校人员被邀请担任告人的,也“必须经其所在单位党组织同意,所在单位党组织要对其提出明确的政治纪律要求请问:教师在教学之余,就自己最新的研究心得,与学生展开多种形式的交流,这本应该是大学鼓励的行为,怎么现在也成为压制的对象?一个教师既然可以在平日课堂上讲授,为什么做一场学术报告就要遭到如此严苛的审查?如何解释这种明显的不一致?为了压制师生交流的积极性,还规定任何研讨会、报告会都要由相应主管单位或职能部门主办,难道设限、打压、管控,这就是管理方唯一的功能?大学在你们眼中难道就只是一个行政官僚机构?

五、《办法》甚至规定了现场干预的做法:“在报告时如发现报告人的报告内容有政治性错误观点,主办单位要及时制止,并消除不良影响,同时要及时向审批部门报告情况。”这一规定之实践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审查者的政治思维总偏好于把学术解读为政治。此项规定公然容许外行和闲杂人员对学术活动进行搅局干预,随意中断。这时候管理者便不谈什么“课堂有纪律”了,神圣的学术场所成为了被肆意糟蹋的地方,斯文如此扫地,简直成何体统?事实上,这类事情已经有过不好的先例。它们发生在堂堂大学,岂不是天下之奇观和荒唐笑话?

    六、《办法》也体现出管理者观念上偏狭滞后,对于大学发展潮流反应迟钝,比如规定在校园网上举办研讨和讲座,也要经过批准;要求“校内报告会、研讨会、讲座的资料原则上不扩大传播范围,未经校主管部门批准同意不得流向社会。”那么,假如我在微博上开个网上研讨会,或者将自己录的讲座视频放在网上,请问这种更严重的行为,你们该怎么惩罚我?如今的大学早已超越课堂和围墙,网上各种讨论和公开课比比皆是,受益者众,你们却还在垒砌这种无济于事徒留笑柄的高墙。何况,既然讲座都允许学生听了,怎么又怕流到社会上去?这其中既敏感又不自信的逻辑真是匪夷所思。

七、《办法》通篇充满陈旧的政治话语和敌我思维,对教师学生的不信任到了极致,对大学里的学术活动充满轻视之情。比如:第二条规定“主办(承办)单位要切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加强管理,严格把关”,第十条又重复规定“主办单位……要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切实负起政治责任,加强管理,各司其职,严格程序,严格把关。”政法大学管理者的这种立法水准实在令人堪忧。从这些措辞中我们看到的,只有自上而下的管理者思维,根本没有起码的服务意识。在这样的表述中,学术、大学、教师、学生等标识大学精神的主体完全被缺席了。

本学期开学,校长书记一起找我谈心,谈最近形势的复杂,叹大学精神的丧失。去年我读书会被禁,之前我请人讲座受阻,你们都躲着我不见我,这次反而主动找我,实在让人诧异。不过我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我有过公共发言,有过一些抗争,但都是无法忍受且无愧良知的底线之战。这次也一样。我感到困惑的是:你们劝我专心教学学术,别介入政治,可是西北政法诸如此类的规定、对正常学术读书活动的一再打压、把传播基本法治理念都扣上政治污名的做法,难道不都是从政治出发?我对这样乌七八糟的政治实在厌倦,没有兴趣,我只知道坚守一个教师的本分。我也清楚自己的处境,但没有什么,因为坦然。如果我在如此践踏学术尊严底线的做法面前都沉默,那我的学问毫无意义,我没法向教师这一职业交代,我会因此而羞耻。大学失丧,国家失灵,我的悲哀何时才是尽头?

尊敬的西北政法的管理者们,你们真的这么心安理得吗?有人或许会说,这样的讲座审批规定在今天的各个大学都太普遍啦。是的,普遍,所以触目惊心;普遍,所以和大学精神背道而驰。普遍的恶,是更可怕更令人忧心的恶。因为大家会视之为正常。西北政法官网上堂皇地挂出这种丑陋的规定,就是对“恶”处之泰然的例证。我认为这是把耻辱当做光荣,是在糟蹋这所大学的声誉。而我的声音,我的作为,虽然不能改变什么,虽然孤独而悲凉,但我要说,这才是西北政法的光荣所在。如果你们说我骄傲,就让我在这一点上骄傲一回吧。如果政法大学领导真的像他们在各个场合宣称的那样崇尚法治信仰,那就请切实把法治当做信仰来看待、请把法治置于政治之上吧。请千万不要忘了:这,是一所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