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三篇之三:大学与社会的距离——新的趋势  

2014-06-27 08: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里我提到的Andrew Abbott教授根据他的统计得出一个结论:大学所学的专业与今后的就业没有必然关联。我想从这里入手,来讨论大学与社会的关系。第一个层面当然还是学生最关注的所谓学以致用,今后进入社会后的前途问题。我有一个朋友,在大学期间是一个活跃分子,却不见容于校方,只好中途辍学,现在在做一个民间大学的校长。他的传奇经历毋须多述,他说的这段话倒让我感慨良多:“听一些大学生提问,所问各异,实则类似,即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但以我的接触,很多大学生所谈论的现实,都建立在父母熏陶传授和自我想象放大的基础上,少有真正体验生活、认识社会带来的。父辈的经验不足为凭,自己的想象放大亦无必要,还是放下恐惧去切身体验为妙。”

这位朋友经历独特,其恳切之言,也呼应了前两篇我所论的大学的多样化精神及自由开放灵魂。我从来不会号召学生以某人为榜样,因为每一个人的道路都应该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大学长期奉行的僵化规训和单一管制思路,导致大学与社会之间越来越同质化,无以体现大学与社会之间的力量制衡及及大学相对于社会的独特优势。正是基于这一缘由,许多学生才对今后走向社会充满恐惧,自废武功,一心只想找个铁饭碗。有些奇怪的是,很多人却因此反过来指责学生适应社会难的原因主要在于大学教育与社会实践的脱节。就如我前文所言,工具主义甚嚣尘上、理想主义如此稀缺的中国大学,那种抱怨教育纯粹性和理想化之危害的声音却不绝于耳,没有什么比这更吊诡的事情。

社会恶习对大学心灵的戕害,从学生实习的反应就能看出来。几年前,有学生从派出所实习归来,问其心得体会,洋洋自得答曰: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好几种捆人的办法。如今倒很少有学生这么明目张胆炫耀了,但不少学生回味感叹的仍然是对金钱地位的羡慕嫉妒恨,说起权力关系学一套套如数家珍。短短一两个月的步入社会,就可以完全颠覆大学四年对于法治正义理念的苦心经营,让人不禁苦笑这到底是法学教育的成功还是失败。答案也许只是,这些东西学生在大学期间也许早就耳濡目染了,或者更干脆地说,学生对这些东西其实是充满悟性的,比学什么都来得快,还用得着大学里专门教专门学吗?那么,回过头来,大学到底是干什么的?大学何为?

这些现状反映出大学教育的真正危机以及捍卫大学自主教育的紧迫性。我们的教育所提供的理想、信念、良知和原则,并没有扎根于个体的生命,学生面对社会腐化的力量,往往难以抗拒,甚至主动拥抱。所以,大学教育一定不只停留于那个有形物理空间中的四年集中时光,而应是每个人自觉的、自主的、自我的、终身的教育,时时知道自己的不足,不断追寻永恒的真道。这种教育应以个体的生命见证,强劲挺拔地介入社会,影响社会。不是和社会一起变矮,而要让社会随你,随千千万万不同的你们一起变高。

这个意义上的大学教育,也必然是一种公民教育。它不需要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表面个个精明,实则互害堕落。它的使命就是培养人格健全的新公民、好公民。青年学子,总会有各种困惑。但我发现很多学生跟我交流的时候,总喜欢问一些过于宏大、与个体生命和社会关怀都不搭界的问题,比如来就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中国向何处去?这些问题我当然是无法回答的。提问的方式反映了生命教育和公民教育的缺失。大学理想总是对具体社会问题的回应,并在从小事做起的公民行动中寻求有效的改造方案。大学的教育不仅要扎根生命,而且要扎根社会,以尊重礼让、责任理性、同情互助等公共精神来塑造社会的面貌,使社会不再是丛林或散沙,而是在个性尊严自治合作基础上形成的真正的共同体——生命的共同体。唯有将教育的视角从个人、家庭、社区逐渐扩展,才有可能培育真正的爱国情怀。

在我辞职事件期间,有两种反应很有意味。一是《环球时报》的一个评论旗帜鲜明地说,要把自由知识分子赶出大学。这种论调是典型的泛政治化思维,把大学这片教育净土当成了意识形态的政治阵地。我对这种立场所反映出来的对大学自由思想管控打压的趋势一则以忧,因为其结果是败坏了大学的自由独立的风气,致使校园学术氛围凋敝,没了追求真理的热情与活力;官场陋习大行其道,从上到下弥漫着弄虚作假和犬儒主义。大学的精气神都难以寻觅,甚至远远落后于时代和社会发展的潮流。以防范警惕的政治心态来治理大学,怎能实现“大学复兴承载家国之梦”的历史使命呢?

然而,我对上述大学精神扭曲式微的状况也一则以喜,理由在于我辞职时看到的另一种反应,那就是不少投身于民间教育和公民社会的有识之士所言的:中国的希望在教育;教育的希望在民间。把大学作为体制内的一个机构加强控制,使大学中人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锐气能力,逐步走向固步自封抱残守缺,反倒使民间教育、自下而上的教育、更加多样化的教育、渗透于社会生活各领域各层面的教育,有了蓬勃发展的机遇,并且事实上这种发展趋势早已到来并充满活力。酒吧、书店、餐馆、社区、车站各个地方,网络在线、语音视频、微博微信各个平台,都在拓展着教育的边界,也证明大学教育没有围墙、没有边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种教育景观正在冲击改变着传统大学那种权威主义的、集权管制的、自上而下的、规模生产的教育模式,而走向分散化的、个性化的、反权威的、多维度的,以求知者内在需要为主导的教育尝试,这才是多元自由开放平等的教育舞台,频繁的互动、深度的交流与创新的可能随时发生,随处显现。

我们正在面临一场伟大而激动人心的教育革命,我们要做的就是积极参与到这一潮流中来。这是我追寻的大学梦、教育梦和Caption的梦,其核心在于睁眼看世界,一人提一盏灯,照亮自己,也照亮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