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谌洪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生于1974,四川西昌人,古镇中长大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求学七载,因生计而辗转北京深造 现主要供职于大学,教书育人,诚惶诚恐 当代中国的一名法律人,一位参与者和观察者 路正长,为了每个闪亮的日子,在美丽的荆棘路上执着行走

网易考拉推荐

洪果品《理想国》(1):苏格拉底被拽住了衣袍  

2016-03-18 22: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风光旖旎,令人心旷神怡,苏格拉底携帅气弟子格劳孔来到佩雷欧斯港,参加雅典人首次举行的敬拜色雷斯狩猎女神本狄斯的活动,观察他们如何操办这节日。苏格拉底满怀好奇,东走西瞅,偶尔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做完祷告、看完游行后,他俩决定动身回城。殊不知早已有人盯上他了。

    伯里克利将军重用的外邦富豪克法洛斯有个儿子,名叫珀勒马科斯,大概是受父亲之托,准备邀请苏格拉底到家里一谈。珀勒马科斯是性急之人,远远看见了苏格拉底,便连忙叫奴仆先赶过去。这奴仆和主人同样性情,他跑到苏格拉底身后,不顾尊卑礼节,一把拽住了苏格拉底的外袍,气喘吁吁让他们留步,说是主人马上过来有要事相求。

    一向自由自在的苏格拉底被童仆拽住了衣袍而不得脱身,这是一个不符常规的交锋。我们知道,苏格拉底也爱拦阻别人,也常常显得无理并令人尴尬,但苏格拉底的武器毕竟是语言而不是动作,毕竟他自认为负有充当灵魂助产士的使命。而这次,苏格拉底少见地成为被动的一方,他需要适应这处境,适应去等待一个不确定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导演,不再是他自己。智与力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果然,没多久,珀勒马科斯率领一众人声势浩大地迎来。珀勒马科斯是专横的,他与苏格拉底的谈判一开始就显出不快和不容置疑的口气:我们这么多人,从数量上占据优势,力量上更不用说了。你俩如果真的比这些人都强大,那可以强行离开,否则,你们就只能留在这里。你看着办吧。这哪是什么邀请呢,这无疑是要挟,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命令。苏格拉底如果真的选择离开,珀勒马科斯等人不见得真会强行动武,但那样一来,苏格拉底等于挑战了这些以力量为荣的人的尊严或面子。

    珀勒马科斯的霸道理由,蕴含着忒拉绪马霍斯对正义的经典定义。是的,“如果你比我们更强大”,你就可以离开,离开是你最好的利益所在。而忒拉绪马霍斯不正是坚定地认为,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么?问题在于:强大,不仅体现在身体的暴力、人多势众、权力的张扬等,“强大”意味着内在的、精神的、智力的、伦理的优势与高贵,意味着更善、更好等宽泛的含义。正义的内涵,会随着后面的辩论而深入,超越单纯的以力量说话,而变得更丰富、更准确、也更复杂。不是因为有力而正义,而是因为正义而有力。是这样吗?

    苏格拉底于是准备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打破僵局。他提出了第三种可能的出路:如果我们说服你们,能否放行?但恰好是在这个问题上,他暴露出哲学家很傻很天真的一面,反倒没有旁观者格劳孔认识得清楚,因为格劳孔一下就判断出来,如果珀勒马科斯硬是不听,那谁也说服不了他的。珀勒马科斯顽固拒绝苏格拉底的说服方式,其实也是精明权衡的结果,因为他知道一旦开启聆听之门,就只有缴械投降的命了。尽管我们对这里的威胁和顽固都不必认真,它还不至于像苏格拉底面临的最后审判那样生死攸关。

    话说回来,虽然从实际态势看,珀勒马科斯的充耳不闻并不能挡住苏格拉底的魅力,因为其他人即便身为他的帮手,内心也是渴望听听苏格拉底说些什么的。若是那样,珀勒马科斯不也是丧失了依托的数量和力量了吗?无论如何,这一说服方案也表明苏格拉底对接下来的辩论胸有成竹。不过,珀勒马科斯拒绝被说服的态度,也给苏格拉底这样的哲学家一个警醒:哲学家拥有再多的智慧和知识,也需要以某种高明的方式,进入别人的耳朵;道理再多再好,也要中听、有人听。

    幸好苏格拉底有耐心,他是内外统一的有原则的人,但也会为了播种自己的原则而委屈自己的兴趣,和这些有力量的人作出适当的妥协。不妥协,就不可能改造对方,就会因小失大。然而,妥协,需要有第三者的协助。这时,柏拉图的两位兄弟,格劳孔和阿德曼托斯,便在正确的时机介入,正确地发挥了自身的角色。他们找到的斡旋借口是:咦,今晚不是有个火炬接力赛吗?刚好大家都可多待一晚,也可以顺便坐下来聊天打发空闲时光。既然有人已经给出了台阶,剩下的,当然就是自以为义的苏格拉底一方和自以为是的珀勒马科斯一方,各自顺水推舟应下了。没错,在这一点上,他们都是熟悉城邦公共生活的聪明人。

    苏格拉底接话说,哇,骑在马上传递火炬,“这确实新鲜”,他故意显出好奇和感兴趣的神情,让珀勒马科斯有机会挽回自己的面子;而在珀勒马科斯这边,他也化解尴尬地说道,是啊,到时还可以和许多到场的年轻人聊轻松的娱乐话题呢。尽管事实上,晚上的谈话,是和老人克法洛斯从严肃的话题开始的。一旁的格劳孔立马圆场说,看来我们必须留下了。苏格拉底回应道,既然这样,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正义的实现,首先要使立场不同的各方都能坐下来,而不是一谈就崩,分道扬镳。为此需要寻找理由、创造条件。如果听任珀勒马科斯坚持的多数人的压力和正确性,甚至诉诸武力,那将是对代表理性、智慧及文明的人类逻各斯能力的羞辱;反之,如果让苏格拉底趾高气扬地扬长而去,那将是哲学对城邦的破坏,无益于建设一个人间的美好共同体,如此一来,哲学就真的成为了空谈和空想。要记住,傲慢害死人,知识的傲慢尤其如此。苏格拉底和珀勒马科斯达成的妥协证明:正义不是简单的胜利(无论以武力还是说服),正义来自考虑对方的处境、利益和尊严,从而寻求动态的张力和平衡。从《理想国》的文本一开始,正义就如此值得玩味。相比简单的对正义的推演、定义和各执一词而言,实现正义、运送正义的方式或许更加可贵。因为这样的方式,活生生地展现了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戏剧性冲突与和谐,没有对哲人衣袍的一扯,人们哪里会对正义投上复杂的一瞥?

    表面看来,苏格拉底是被迫卷入对话、被迫为自己辩护的。然而,苏格拉底有责任适应城邦中人的诉求,并逐渐逆转他们的诉求。苏格拉底表面上的确无法控制此时此刻的局面,但是,不管那些人多么炫耀武力,一旦他们开始寻求哲人的帮助,就说明他们的匮乏与不安,说明他们对人生意义和城邦治理的困顿与迷茫,也说明他们打算有所改变、追求上进,而对追求上进的人而言,哲人们是值得花时间去温柔呵护、鼓励劝勉的。这正是苏格拉底可能有所作为、并在城邦中找到适宜位置的契机。只要他留下来,知识终将战胜意见。或许唯有靠着这种格格不入,方能成就以反讽和认识自我著称的哲人。

    没有被拽住的衣袍,哲人们就只能漂浮于空中;反过来,没有面对受阻与对抗的战兢,公民们就无法稳健地前行,并在必然的风暴中驾驭好航船。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